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别扭

作者:东奔西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乔裕知道这事儿得他自己想明白,就不再多劝,转头问乐准,“姥爷,白家您打算怎么办?”

    乐准似乎根本没把白家放在眼里,笑着反问他,“你在政府里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倒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乔裕一时摸不清楚乐准的看法,沉吟了半天开口,声音里透着些许不情愿,“白家老爷子和您是生死之交,他……”

    刚开了头就被乐准打断,瞪了他一眼,“少打官腔,说心里话!”

    乔裕抿抿唇,恶狠狠的飞快吐出一句话,“整死他!”

    乔裕的话刚落地,一直在旁边装死的江圣卓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呆呆的问,“你被什么附身了?”

    这种话江圣卓已经很多年没从乔裕嘴里听过了。

    他记得年少的时候,他跟乔裕说谁谁谁欺负了乔乐曦或者他,乔裕总会故作一脸凶狠的来这么一句。

    乐准听了哈哈大笑,“老二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特别压抑?时刻提醒着自己要谨言甚微,我是部长,不能失言不能失态不能让人抓住把柄。现在的年轻人呢,被逼着快速成熟,往往在现实面前不断妥协,渐渐学得圆滑世故,压抑着自己,像个□纵的木偶,少年老成。你要认清什么在你心中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有一天最重要的东西和你的圆滑起了冲突,你该舍弃谁?这样你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长更远。其实你的性格并不适合走这条路,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你走不好,可是你走的再好,心里不高兴那又有什么用?虽然说人活于世,不能总随着自己高兴来,但是如果一点高兴的事情都没有,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后悔自己白活了一辈子。姥爷看得出来,你一直不高兴,我不知道你在挣扎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件事对你而言肯定很重要,而且和你现在做的事有冲突,你犹豫徘徊下不了决定。今天叫你一起来,主要是想跟你说这件事,作为长辈,我肯定是希望你一切以前途为重,可是做你姥爷,我是希望你能随心一些。”

    乔裕脸上一片茫然,埋在心底的心思自以为掩藏的很好,谁知竟被老人一眼察觉。

    “行了,这个恶人啊,还是我来当吧!”,乐准不再多说,叫了警卫员进来,“叫他们进来吧!”

    白泰霖带着白起雄白津津很快进来,乔裕和江圣卓看到这三个人都闷闷的冷哼了一声,把头偏向一边。

    乐准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还是忍不住笑着摇头,他故意板着脸意有所指,“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叫人啊!别人没家教,你们也没有吗?”

    乔裕早就恢复了人前的模样,半真不假的笑着,“白爷爷,白叔。”

    江圣卓看也不看,跟着乔裕的声音嘀嘀咕咕的附和着,算是应付着叫了。

    白泰霖也不在意,“首长,听说乐曦回来了,我特意带着这两个孩子来给她赔不是。”

    乐准并不接他的话茬,招呼他坐下,“老白啊,你说,咱们俩拼死拼活的大半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泰霖不知道乐准为什么会这么闲情逸致的和他探讨这个问题,却还是认真回答了,“为了子女呗!”

    乐准听到了想听的答案,微微笑着感叹,“是啊,为了子女,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老白啊,你我兄弟多年,没想到老了老了竟然会出这种事。我呢,对小辈的事情一向不愿意多管。可是你也知道,我就一个女儿,还是个命苦的,年纪轻轻就走了,留下了一个小外孙女,这个外孙女儿呢,又乖巧懂事合我心意,自己在外面辛苦打拼,从不打着我的旗号,可是就有些人只看旗号不看人,你说,她在外面受了委屈我能不管不问吗?”

    白泰霖坐不住了,起身恭恭敬敬的认错,“首长,都是我管教无方,这帮孩子眼拙,您别生气。我以后一定好好教育!只是希望您能给孩子一个机会。”

    乐准看了白津津一眼,“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最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是谁做的谁负责,陈家保不了你了,你才来找我,不觉得晚了吗?陈家要护着的那个呢,我肯定不会放过,你家的这个呢,也别想逃得掉。”

    白泰霖脸色一变,声音有些颤抖,“首长,我曾经救过您的命啊!您看在这个的份上,放她一马不行吗?”

    乐准就知道白泰霖会这么说,“是,那是我乐准欠你的,我一直记得,可是这些年我也提携了你不少,你打着我的旗号在外面做的事情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你还是觉得我欠你的呢,你可以来找我。可是,你我之间是你我之间,就算是我欠了你的,那也是我乐准欠下的,我不会让子孙去还。”

    “您心疼自己的孙女,可是这孩子也是我的孙女儿啊……”

    “泰霖啊,如果今天做了错事儿的是乐曦,我也绝对不会偏袒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惩罚,你总是护着她,她会越挫越离谱,终究是害了她。”

    “她还小,我怎么忍心……”

    乐准眯着眼睛看他,“还小?那是人命!是可以拿来胡闹的吗!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是你自己送她去还是让人去家里带人,你自己选一个吧!话我都说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白起雄看着乔裕,艰难的开口,“乔部长……”

    乔裕站起来,“白叔,我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看见姓白的,更不想和姓白的说一句话。”

    说完也走了出去。

    江圣卓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也好像是在说给他们听,“我记得我说过,你们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去动她,可你们还是打了她的主意,你让我怎么放了你们?现在她的心里有多难受,我一定会从你们身上十倍百倍的讨回来。来日方长,姥爷说的对,我会慢慢讨……我现在真是后悔,当时怎么不一巴掌拍死你呢,那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了。”

    白家三个人看不到希望很快离开,江圣卓没再说过一句话。

    吃饭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就站了起来,“我爷爷让我回去一趟,姥姥姥爷,我先走了。”

    乔乐曦也跟着站起来,“我也去!”

    江圣卓看都没看她一眼。

    乐准笑笑,“去吧!”

    江圣卓传了外套往外走,也不等乔乐曦,发动了车子刚准备走,乔乐曦小跑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一路上江圣卓狠狠的踩着油门一言不发,乔乐曦跟他说话他也不搭理,面无表情。

    到了江家,江圣卓下了车大步往家里走,乔乐曦急匆匆的跑了几步追上他,抓着他的手,带着祈求,“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也不想这样的。”

    江圣卓看着前方,冷着脸拂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乔乐曦的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她低头使劲擦了几下,终于止住了眼泪继续往前走。

    刚进门就听到江容修的吼声,“你这个混小子,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做事不要太狂妄,凡事留一线,不要得罪小人!你一句都听不进去,你能说今天这个局面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家人都在场,三堂会审的场面也不过与此。

    江圣卓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再嬉皮笑脸的反驳和求饶,没有一丝生气。

    江容修看了更生气,一扬手,手里的棍子狠狠的砸向江圣卓。

    乔乐曦想也没想就向他跑过去。

    江圣卓眼看着她就扑了过来,想拦她都来不及,那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乔乐曦身上。

    乔乐曦倒在他身上,疼得直吸气,“江圣卓,好疼啊……我以前看你挨了几下还嬉皮笑脸的,以为不疼的,可是真的好疼……”

    江圣卓心疼的不行,还是忍着不和她说话,只是把她搂在怀里皱着眉看着江容修,“爸!你看到她了怎么不住手呢!”

    江容修没想到会这样,那个时候他想住手也来不及了,扔了棍子走过来,“快扶她起来,乐曦没事儿吧?”

    一家人都围了过来,乔乐曦勉强扶着江圣卓站起来,“没事儿没事儿,就是有点儿疼。”

    江容修也顾不上还在教训江圣卓,催促着他,“快扶乐曦去你房里休息一下,给她上点药。”

    江圣卓虽然紧紧的扶着乔乐曦,脸色却还是不好看,江母捏了捏他的臂弯冲他使着眼色。

    江圣卓皱着眉一横心横抱起乔乐曦上了楼。

    乔乐曦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悄声的说,“江圣卓,其实一点都不疼,我骗他们的,这样你爸爸就不会再打你了。”

    乔乐曦明明疼得脸都白了却还勉强笑着说谎。

    江圣卓咬着牙不理她。

    上了楼把她放到床上,江圣卓看她皱着一张小脸,终究还是没忍住,别别扭扭的凉凉的问,“还疼不疼啊?”

    乔乐曦一脸委屈的猛点头,像是只被遗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回答,“疼,火辣辣的疼。”

    江圣卓弯腰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找出一管药膏,面无表情的开口,“趴下,我给你抹点药。”

    乔乐曦老老实实的趴在床上,让江圣卓抹药。

    药膏凉凉的,他的手也凉凉的,乔乐曦闭着眼睛,“你别生气了,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

    “闭嘴!”江圣卓突然开口打断,接着把手里的药膏扔到床头,“好了,你休息吧!”

    说完就大步走出了房间,乔乐曦想去追,可是背上还是火辣辣的疼,她试了几次都没起来,一脸沮丧的趴在床上,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江圣卓站在房门口等了半天,直到里面没了动静他才又推门进去,给床上的人盖上被子又出来。

    刚下楼就被江母轰了回去,“你出来这么快干什么,你爸还在气头上呢,想挨打啊?回去!”

    江圣卓低着头,声音里难掩憔悴,“妈,我累了,我想好好的睡一觉。”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啦~这算是二更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