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3

作者:东奔西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乔乐曦被唤了好几声才回过神,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回到家。

    乔裕看她的样子一脸担忧的问,“怎么了?面试官刁难你了?”

    乔乐曦半躺在沙发上,右手搭在眼睛上,低声说,“我见到江圣卓了。”

    “他说什么了?”

    “他说,我想去就去吧。”乔乐曦知道她伤了他的心了。

    乔裕拍拍她,“别多想了,快去看看还差不差什么东西,明天一早就要走了。”

    乔乐曦点点头,站起来慢慢往楼上走。

    直到拉上箱子的拉链,乔乐曦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要离开了,去一个没有江圣卓的地方。

    她正沉思,乔裕敲门进来,“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乔乐曦环视着房间,“收拾好了……”

    说到一半她忽然看到了什么,走过去把那块画图板拿过来问乔裕,“这个能不能带?”

    乔裕拿过来看了看,一脸奇怪,“带它干什么,这么沉。”

    乔乐曦一脸坚定,“我要带。”

    乔裕又看了几眼,小心翼翼的问出来,“圣卓送的?”

    一句话又把乔乐曦问郁闷了,闷闷的回答,“算了,还是不带了。”

    与此同时,江圣卓慵懒的躺在自家的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无意识的乱按。

    江念一本来看着动画片好好的,却被他换成了晚间新闻,便抗议,“换回来!我要看动画片!”

    江圣卓又开始乱按,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江念一忽然凑到他面前,“江小四,乔姑姑呢?我好像很久没看到她了。”

    江圣卓很幽怨的看着江念一不说话,江念一无辜的眨着眼睛问,“四叔,你怎么了?你怎么不高兴啊?”

    江圣卓垂着眼睛不搭理他,江念一便揽着他的胳膊使劲摇着,“四叔,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啊?”

    江圣卓被他摇得头疼,“别晃,四叔心里难受。”

    江念一好奇的问,“为什么?”

    江圣卓叹了口气,“四叔的心很疼。”

    江念一想了想,建议,“那去看医生吧,医生叔叔回给你开药,吃了药就不疼了。”

    江圣卓喃喃低语,“没有药能治,只能让它疼着。”

    “没有药能治?啊呜,四叔你会不会死……呜呜呜……”江念一忽然哭了,大声喊着,“妈妈,四叔要死了……”

    江母听到江念一的哭声很快过来,看到江念一哭得稀里哗啦的,便给了江圣卓一巴掌,“你这个臭小子!你吓他干什么!”

    江圣卓闭着眼睛装死。

    江念一抱着江圣卓,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身,哭得一抽一抽的,“四叔,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你不要死好不好……呜呜呜……”

    江母拉过江念一给他擦着眼泪,“念一乖啊,别听你四叔胡说,他给你闹着玩儿呢,四叔不会死。”

    好不容易哄好了江念一,江母问,“乐曦什么时候走啊?”

    江圣卓睁开眼睛看了江母一眼,又闭上。

    江母又给了他一巴掌,“问你话呢!”

    江圣卓这才有气无力的回答,“明天一早。”

    江母嘀咕着,“这么快啊,明天就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哎……”

    江圣卓忽然睁开眼睛站起来,拿了车钥匙就往外走。

    “哎,你干什么去?”

    江圣卓摆摆手,“我出去转转。”

    他开着车绕着大院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乔家门前,坐在车里看着那个窗口。

    江圣卓依靠着车门,昏暗的灯光落寞的斜照在身上,烟夹在指尖却迟迟不肯放进嘴里。

    直到香烟燃烬,灼了手指。

    手疼,心却远远比这还疼。

    乔乐曦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编辑短信,编来编去最后都被她删了,最后只打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我明天就走了啊。

    江圣卓听到手机的响声,拿出来一看,很快回复了两个字。

    乔乐曦根本就没指望江圣卓会理她,把手机扔在一旁准备睡觉了,却忽然感觉的手机的震动,有短信进来,打开一看,只有两个字。

    出来。

    她马上下床从窗口看出去,果然看到江圣卓的车子停在门口,他正倚在车门处往这边看过来,她立刻飞身跑出去。

    乔乐曦走近了却忽然心怯了,她站在离他几步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

    江圣卓也没动,和她对视了很久,才向她伸出手, “过来我抱抱。”

    乔乐曦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江圣卓把她抱在怀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小心的抚着她的后背,“伤好了吗?”

    乔乐曦埋在他怀里静静的点头。

    过了一会儿江圣卓又开口,“你也不是第一次出去了,该注意的你都知道,照顾好自己。”

    说完摸摸她的手,有点凉,他出来的急也没带外套,虽然不舍还是说,“外面太冷了,快回去吧!”

    乔乐曦抱着他的腰不松手,猛摇头。

    江圣卓也不想撒手,“那去车里坐会儿吧,我把暖气开起来。”

    江圣卓抱着乔乐曦坐进后座,两个人紧紧的偎依在一起,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说,却一句都不想说,只想静静的拥抱着彼此,享受着这最后的时光。

    她没问他要任何誓言,他也没给她任何承诺。

    后来乔乐曦在他怀里睡着,江圣卓抱着她送回乔家。

    进了门便看到乔裕,他看看江圣卓,又看看他抱着的人,苦笑着摇摇头,指指楼上便会自己房间了。

    江圣卓把乔乐曦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坐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准备走的时候看到箱子旁边的画图板,拿在手里看了几眼放回原地,很快离开。

    机场大厅里,乔乐曦本来笑得好好的说话道别,马上就要安检的时候,却忽然抱着乔裕哭得一塌糊涂,怎么都不肯松手,一眼都不看旁边站着的江圣卓。乔柏远乔烨一脸不忍心。

    乔裕轻轻拍着乔乐曦,“好了别哭了,乐曦,我们不去了,不去了……”

    乔乐曦听到这里却忽然推开了乔裕,头也不回的往安检口走,一直过了安检都没回头看一眼。

    江圣卓一直很安静的看着,很安静的走出机场。

    乔裕知道他心里不好受,拍着他的肩膀,“你别怪她,她心里也不好受,她不舍得你……”

    江圣卓忽然红着眼圈吼出来,“乔裕,我哪里是在怪她?我是在怪我自己!我连我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

    机场周围进进出出很多人,不时往这边看过来。

    乔裕什么时候见过江圣卓这样,他有多少年没听到过江圣卓叫他的名字了?

    从江圣卓一丁点儿大的时候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跟着乔乐曦叫他二哥,叫的又脆又甜,可是对他自己的二哥却从来都是叫名字,气得江圣航每次见到他都抱怨。

    乔裕捏着他的肩膀,真的是无话可说,这个时候他能说什么呢?

    那天之后,江圣卓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还是去了趟西藏。

    他站在漫天的经幡前,看着他们在寒风上翻飞,虔诚的祈祷。

    经幡飘动一次,就当我为你诵了一次经。

    希望你一切顺利,快乐安康。

    等他回来的时候,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只是不再提起乔乐曦。

    在一次酒会上,叶梓楠和施宸对视一眼,拿眼神示意着不远处的身影问江圣卓,“那个,怎么办?”

    江圣卓斜斜的靠在柱子上,轻啜杯中的酒,一脸鄙夷,“她也真是朵奇葩,竟然爬上陈老的床上去了。”

    施宸揶揄他,“那你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有本事。”

    江圣卓冷哼,“这也叫有本事?哼,如果陈老的性取向出了问题,我也愿意脱光了爬他床上去!

    “噗!”叶梓楠和施宸齐齐喷酒。

    江圣卓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陈老也没几年了,我等。我等着看到时候她怎么和陈家那几头狼斗,看她能不能讨到便宜。”

    一晃几年时间过去了。

    一天清晨,江母拿钥匙开门,走进卧室猛地拉开窗帘。

    江圣卓躺在床上只用被子遮住了下半身,正睡得正香却被强烈的阳光刺醒。

    他抬手遮在眼前,看清窗口的人,嘟嘟囔囔的表示抗议,“妈!你干嘛啊!”

    他昨晚应酬到后半夜才回来,严重的睡眠不足。

    “你这个臭小子,工作不忙就出去找个女朋友!你以前不是有很多女朋友吗?现在人呢!”

    江圣卓半靠在枕头上,一脸坏笑,“哦,可能以前我纵欲过度,现在,嗯,不行了。”

    江母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胸前,一副胸有成竹的笑,“不行?那你那儿一柱擎天是怎么回事儿,啊?!”

    江圣卓立刻红了脸抓起被子从头到脚遮住自己。

    江母一副姜还是老的辣的笑,“还不好意思了,你身上哪块你娘我没见过?”

    江圣卓把头埋进枕头里,“哎呀,我困死了,我继续睡会儿。”

    江母坐到床边开始唠叨,“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看梓楠比你大不了多少,现在儿子都会叫人了……”

    江圣卓知道江母一开始便没结束,举起双手投降,“妈,妈,妈,我错了,您别忘了,您有孙子啊,江念一可是您的亲孙子啊!您要是喜欢叶家那个小子呢,我改天跟叶梓楠借来给您玩儿几天,您可千万别唠叨了,我真的是怕了。”

    “你这个臭小子说什么呢!我想抱的是你给我生的孙子……”

    正说着,江圣卓的手机就响了,他举着跟江母看,“看,刚说叶梓楠家的儿子,他就打电话来了。”

    叶梓楠温润的声音响起来,“江少,有时间吗?”

    江圣卓吊儿郎当的回答,“干嘛,有事找我?你求我啊求我啊!”

    叶梓楠微微一笑,“我刚才好像看到乔乐曦了。”

    江圣卓愣了一下,很快接口,“在哪儿?”

    叶梓楠还是不温不火的样子,“想知道啊?你求我啊求我啊!”

    江圣卓咬牙切齿的说,“好!我求你!快说,在哪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