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6

作者:东奔西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乔乐曦攥着他的手,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问,“你肯理我了?不生气了?”

    江圣卓看着交叠在一起的两只手,她的手软软的覆在他的手背上,如此真实的存

    在,他忽然想开了,等了几年求的不就是这个吗,他又何必折磨她也不放过自己呢。

    这么想着他反转手把她的手包在手心里,握得紧紧的。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让乔乐曦笑了。

    两个人抬起头才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俩。

    乔裕歪着头似笑非笑,而施宸则举着手机给叶梓楠打电话汇报,一脸兴奋。

    乔乐曦被他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江圣卓抬手把她护在身后佯装生气,“看什么

    看!”

    众人看着他护短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

    话刚落音,胖胖的经理就匆匆赶过来了,带着几个保安按住了旁边那桌的几个

    人,过来赔罪,“江少,不好意思,他们喝多了,不知道是您。各位公子来了怎么

    也不打个招呼,楼上的包厢有的是啊!呵呵!”

    一群人都是世家子弟,平日里没理还要搅上三分,更何况现在占着理,皆是双

    手抱胸站在一旁看热闹。

    江圣卓有意无意的抬着带血的手臂在经理面前晃,不轻不重的问了句,“这么

    说,还是我们的错喽?”

    经理开始冒冷汗,“不是不是,我的错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

    边说边让人上前给江圣卓止血。

    江圣卓抬眼扫了一眼,谁都不让动手,把药拿给乔乐曦,让她动手。

    乔乐曦把头偏向一边手微微发抖,“别,我晕血,你又不是不知道。”

    江圣卓按着她的手慢慢清理着伤口,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我的血你怕什么!”

    乔乐曦闭着眼睛,手随着他的指引笨拙的给他上药,江圣卓脸上看着经理战战

    兢兢的在一旁刚想开口调侃两句,眼角扫到乔裕,忽然笑了,“行了,没你什么事

    儿了,走吧!”

    乔裕没错过他这个动作,轻轻眯了下眼睛,良久勾着唇笑出来。

    经理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不知道江圣卓又要出什么邪招,边擦汗边小心翼翼

    的认错,“江少,您别这样,是我们的错,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乔乐曦也是一脸奇怪的转过头看着他,心里纳闷,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脾气了?

    经理还在絮絮叨叨的低头说着,江圣卓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回答,“我都说

    了没你什么事儿了,你烦不烦啊,非得我打你骂你你才舒坦是吧?想让我提要求是

    吧,把那几个人都扔出去就行了,滚吧!”

    胖经理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敢再说什么,点头应着离开了。

    经过这一出,众人也没了兴致,很快就散了。

    乔乐曦不放心非得拉着他去医院包扎,江圣卓坐在副驾驶上,喜滋滋的,“真

    是稀罕啊,这么多年都是我当车夫,坐一回你开的车真不容易,看来出点血还是值

    得的。”

    乔乐曦啐了他一口,“别乱说话!对了,你刚才怎么那么好说话啊?”

    江圣卓调了调座椅,懒懒的半躺着,依旧不正经的笑着,“小爷我今天心情好

    啊!”

    边说边拍着座椅炫耀,“怎么样,我新换的车?”

    乔乐曦无视他的转移话题,瞥他一眼,“快说!”

    江圣卓突然看向她的侧脸,脸上带着温柔的笑,神情却有些恍惚,“因为今天

    受伤的是我,如果他们伤的是你,我一样不会饶过他们。更何况今天你二哥也在,

    他在那个位置上,那么多人眼馋,万一有人拿这事儿做把柄,他也不好办。我该为

    你为他多考虑。”

    乔乐曦听了轻轻笑出声,心里边窃喜边叹,不过短短几年时间,江圣卓真的不

    一样了。

    过了几秒钟江圣卓的声音又缓缓响起,在狭窄的车厢内回转,轻缓低沉,“乐

    曦,这几年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我没那么张狂,是不是就不会让你得罪白家和孟

    莱,后来的事情会不会就不会有,你就不用出国,不用和我分开,那么现在我们的

    孩子该有叶家那小子那么大了吧?”

    乔乐曦忽然一脚踩在刹车上,车子停在路边的树影里,她低头盯着方向盘不敢

    看他。

    江圣卓伸手摸着她的脸,忽明忽暗的灯光照进车内,他脸上的表情温暖柔和,

    “我一直以为是我出的头,他们报复也该算到我头上。可是他们不会,他们不伤我

    的身,他们诛我的心。以后只要你不会受到伤害,我都会忍让,会收敛性子,不会

    让你有任何后顾之忧。这些年我一直在改,一直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强大到无论发

    生什么都可以护你周全。你不知道,这几年我一方面怕你在国外没那么坚强会哭鼻

    子,可是另一方面又怕你成长的太强大,强大到不需要我,那么我所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最后几句话他的声音有些飘渺,似乎不是在跟她说,似乎只是下意识的低喃。

    乔乐曦忽然落下泪来,歪着头去吻他的手心。

    几年时间真的让她看开了这件事,她以为自己早就刀枪不入了,可是江圣卓的

    几句话竟让她忽然开始心疼他,她终于抬头看向江圣卓,声音有些发抖,“我没怪

    过你,我只怪我自己,这几年我一直怪自己,为什么要和你分开,我怕……我怕等

    我回来你早就爱上别人了,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办?我不敢和你们联系,我怕你们看

    不起我,我不敢和你联系,我怕你会笑着告诉我你爱上别人了……”

    我要怎么跟你解释,在我毫不犹豫爱你时,恐惧同样无边无际呢。

    她的眼泪全部落入他的掌心,烫得心疼,江圣卓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温柔细心的

    帮她擦着眼泪,“不会,不用解释,我不会爱别人,我只爱你一个人……我等了这么

    多年,不在乎多等这几年。”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收拾好赶去医院,问了护士竟然是温少卿值班。

    江圣卓牵着乔乐曦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年轻女人红着脸慌慌张张的从温少

    卿的办公室跑出来,和他们擦身而过。

    看穿着打扮明明是御姐,可是却一脸娇羞。

    江圣卓歪头看了一眼,忽然笑了笑。

    脚下的步伐快了几步,门也没敲就带着乔乐曦冲进去,温少卿正低头整理,衣

    衫有些凌乱,江圣卓一脸坏笑,“刚才那个好像是……对吧?你们又勾搭到一起

    了?”

    温少卿似乎心情极好,温温和和的回答,“关你什么事?”

    江圣卓切了一声,“这么护着,说都不能说。”

    然后一脸八卦的看着他,“如果我们早来几分钟是不是正好可以赶上一出好戏

    啊?”

    “这个嘛,我不是很清楚”,温少卿整了整袖口,对着江圣卓一笑,“不过,某人

    的好戏我已经看了好几年了。”

    温少卿的厉害乔乐曦早就领教过了,看到江圣卓吃瘪,一脸傻笑的看热闹。

    江圣卓吊儿郎当的鄙视他,“这么毒,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人说你温润,

    真是没眼光!”

    温少卿没理会他,看着两个人身上点点滴滴的血迹开口问,“说吧,又怎么

    了?”

    江圣卓举着手臂给他看,温少卿瞄了一眼,抬起头认认真真的看着他,

    “江少,第一次是过敏,第二次是发烧,再加上这一次,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专攻

    什么的,这种打针消毒包扎的活儿我已经很多年没亲手做过了。”

    江圣卓笑嘻嘻的揽着他,“温医生,不要这样,刚才看你去叶家匆匆扔下礼物

    就走了,就是为了来这里加班?真是医者父母心啊。”

    温少卿还是那句话,不咸不淡的回他,“关你什么事。”

    江圣卓忽然转头看着乔乐曦,“哎,我给你说过没,我们的温医生结婚了……”

    乔乐曦果然亮了眼,江圣卓轻轻吐出剩下的半句,“可惜目前处于分居状态。”

    乔乐曦体内的八卦因子更活跃了,兴奋的看着温少卿。

    温少卿干咳一声,“我看一下伤口。”

    鉴于江圣卓刚才的表现,处理伤口的时候温医生亲自抄刀,谨遵稳准狠的原则

    打击报复,江圣卓皱着眉在闷哼中度过了整个过程。

    清理完伤口,两个人开车回到江圣卓那里,还没下车,他的手就不老实的缠上

    她。

    乔乐曦怕碰到他的伤口左闪右躲的,好在一路上都有人进进出出,江圣卓不敢

    太放肆,一进门他就不管不顾的扑了过来。

    他被她按坐在床边,衬衫的纽扣被她含着,一口一口的解开,柔软湿滑的唇舌

    偶尔擦过他的胸膛,缓慢的折磨。

    江圣卓太久没碰她了,呼吸很快乱了,胸膛上下起伏,却挂着一抹笑,由着她

    胡闹。

    最后,他衣衫大开,露出坚实的胸膛,她站在他两腿之间,轻轻抬起左腿抵住

    他的坚硬炽热,媚媚的笑着,“哥哥?我不在的时候,你都是怎么解决的?”

    江圣卓闷哼了一声,笑得颇不正经,“当然是找女人解决,我的性取向还没那

    么开放。”

    乔乐曦跨坐到他腿上,轻轻摩擦着他,一脸宽容的微笑咬牙切齿的开口,“很

    好。”

    江圣卓还在不正经的逗她,“我不在,你又是怎么解决的?”

    乔乐曦笑得像个胜利的女王,“我当然不会委屈自己,你看过片儿的吧,国外

    男人的尺寸……不过我一向有容人之量。”

    江圣卓的手黏在她的腰间轻揉慢捻,力道慢慢加大却不轻不重的反问,“是

    吗?”

    乔乐曦脸颊微红,媚态百生,拉着他的手覆在她胸前轻轻地揉,低头去含他胸前的突起,江圣卓的感官

    渐渐放大,明显感觉到下面的□抵住的地方一片湿热,重重呼出一口气。

    乔乐曦抬起头伸出食指勾着他线条优美的下巴,趴在他耳边坏心眼的吐热气,

    “这就受不了了?这几年你身边的那些女人啊……也不过如此。”

    江圣卓沉思了一会儿,似乎真的在回忆,然后赞同乔乐曦的观点,“确实。论

    床上功夫,比你差远了,毕竟你是我亲自□的嘛!”

    乔乐曦强撑了半天,终于愿意承认自己的流氓段数不及眼前这只蝴蝶,耍流氓

    这种事情她兵荒马乱,他却是信手拈来。

    乔乐曦面红耳赤恨恨的看着他,“说!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江圣卓挑眉看她,笑得妖孽,忽然咬住她的手指,含糊不清的问,“你觉得我

    应该怎么解决?”

    乔乐曦脸一红,凑到江圣卓耳边说了两个字。

    江圣卓笑,“嗯,差不多。”说完就拉开裤子,握住某处毫不顾忌的在乔乐曦面

    前前后动着。

    乔乐曦远离了他一些,不自然的调转了视线,恨恨的开口,“流氓!”

    江圣卓却靠过去继续耍流氓,“啧啧,这就受不了了?这几年你身边的那些男

    人啊……也不过如此。”

    乔乐曦冷哼,尚不自知胸前的纽扣早已被江圣卓在不知不觉间解开,春光乍

    泄,她还想反驳,却听到耳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江圣卓的呼吸乱了又乱,忍了又忍,最终还是一抬手把她拉倒在床上,翻上压

    上去,乔乐曦哈哈的笑,知道他不过也是强撑,却还不饶他,眨了下眼睛,手指在

    他胸前点点画画还一脸纯洁的问,“哟,我可是你妹妹,你这样不好吧?”

    “是不好!我以前就是对你太仁慈了,这次得好好治治你!”江圣卓什么也不顾

    了,触碰到她的滑腻柔软时才知道有多想念,急急的扯下她的底裤,摸到一片濡湿

    便直接进入。一口咬上她的唇,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

    乔乐曦闷哼了一声叫嚷,“你是属狼的啊……啊,你轻点……”

    细长白皙的双腿在他身侧挣扎着,被江圣卓抓住盘到腰上。

    他要的急,乔乐曦怕他的伤口又崩开,不敢反抗,温柔的顺从着回吻他。

    “容、人、之、量!嗯?”他全根没入顶着那处柔嫩重重的磨着,揉着手掌下的

    饱满咬牙切齿的问。

    现在换成乔乐曦被折磨,酥麻酸胀一下子冲上乔乐曦的大脑,她□着哭出来,

    随着江圣卓不断的撞击,理智终于全军覆没。

    江圣卓含着她的耳珠鼓励她说着什么,乔乐曦眼睛里都是□,他教什么她就乖

    乖的说什么,“哥哥,我错了……你饶我这一回吧……你退出去一点……太深了……

    胀……”

    “这就求我了?刚才是谁颐指气使的像个女王?你的容人之量呢?”

    “哥哥……我错了……”

    他依旧熟悉她身体的敏感点,火热的手掌不断流连,引得她在抑制不住的□里

    不自觉的回应他。

    几次之后她有些受不住了,缩着小腹摩擦他,眼神有些恍惚,声音却媚得滴

    水,在他耳边一口一个哥哥软软的叫着。

    他竟然越来越兴奋,动作越来越大,汗水一滴一滴的落进她的头发里,精致的

    五官因汹涌的□有些扭曲,漂亮的眼睛里都是光彩,他低头含着她的眼睛,在她致

    命的紧致和含唆中声音享受而低哑,“真想就这么弄死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