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章

作者:叶不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直到回到家门前,林慕星眼角眉梢的笑意还是止都止不住。

    进了屋里,林慕星想跟张伯道歉今天没有跟他一起去看穆老,却发现张伯根本没有在家,拿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发现关机了。

    她拿了充电线冲了一会电,再开机,就看到了十几个张伯的未接来电。

    她赶紧回拨了过去。

    张伯接通电话后先是问了几句她怎么不接电话的话,然后就是高兴地告诉她一个喜讯。

    穆老醒了。

    他派了司机去接她,让她赶紧来医院。

    这绝对是天大的喜讯。

    林慕星觉得自己这嘴角今天都不用合上了,太多让她开心的事了。

    穆老苏醒后的第一件事,不是急于夺回前段时间他卧病在床时被穆珂暂管的公司和资产的控制权,还有其他投资的话事权。

    他刚有了点痊愈迹象,就让张伯去张罗一场宴会。

    只要他还活着,那些穆珂夺不走,但他必须在还有力气的时候多给林慕星做好铺垫。这次大病后发生的事,提醒了他,这一切都是箭在弦上刻不容缓了。

    比如,一直搁置的确立继承人的事,还有具有法律效力的遗嘱。

    他听了林慕星说的关于桑许的事后,沉默了许久,然后跟桑老通了一通长长的电话。

    他没有告诉林慕星他们聊了什么,只告诉她,该铺陈的他都会尽力给她铺陈好,但是以后,她也必须做好一个人面对狼虎的守业准备。

    林慕星虽喜也忧,她总觉得,穆老做的一切都像是为了她这个外孙女回光返照的垂死顽抗。

    宴会在穆老苏醒的五天后举行。

    他身体还未大愈,行走都需靠着轮椅,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力排众议,包括穆珂的反对,出席了宴会。

    宁城的城中名流都知道这场宴会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于是那天,出席的人比穆老对外界公开外孙女的宴会还要多。

    其中,还包括了一脸喜色的桑云和满脸忿怨的周晴。

    桑云之前被桑许摆了一道,不得不承认林慕星是桑家未婚妻的事实,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在扶贫,没想到不到一个月过去,扶贫就变成了蹭金矿。

    今天过后,林慕星就是大家都想要的金孔雀啊。

    为此他甚至自动原谅了桑许,放话只要他愿意回家,自己可以既往不咎。

    桑云的这些行为自然让周晴不爽至极,桑薇快要到手的继承人身份,桑家的话事权,就这么徘徊在泡汤边缘,让她还能有什么好脸色。

    更何况,她今天还得给自己几天前才在她面前暴露了真面目,很不屑的林慕星陪笑脸。

    她如今唯有的一张牌,就是桑许对桑云的怨恨,就是桑许不愿意回家的坚持。

    但她这张最后的牌,在宴会进行的一半时,也泡汤了。

    ——桑许竟然也来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看桑云,但显然桑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桑许也没有要跟桑云打招呼的意思,对他端着架子的招呼视而不见,只是跟穆老客气地打了个照面。

    明摆着告诉大家,他是为穆老来的,跟他桑云没有关系。

    林慕星对桑许的到来也十分惊讶,一问,才知道是穆老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桑许打的电话。

    不得不说,穆老为了她,真的够尽力周到了。

    穆老看着不远处独自喝着酒的桑许,对林慕星说:“桑云得了重病,怕是活得比我长不了多少,周晴才急着让他父子两撕破脸,好趁机会扶自己女儿上位,可惜她女儿也不是个争气的,加上桑云重男轻女的思想太过严重,所以即使父子两都打起来了,他还是没能彻底下决心放弃桑许。”

    说这么一长段话,穆老中间喘了几喘,接着才说:“现在我醒了,桑许也愿意配合,今天过后,周晴的计划将会彻底落空。最了解桑云的,还是你桑老爷爷啊。”

    听到桑老爷子竟然也掺和了这件事,林慕星想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但穆老却不愿意深说了,在他的观念里,桑老爷子是他的挚友,不该在背后乱叨关于他的事。

    不过他不说,林慕星自己七拐八弯的一想,也能想通个大概来。

    估计就是桑老爷子看清了桑云重男轻女和桑薇不成器这两事实,跟桑云背地里说了什么,让他更加确认了桑许的重要性吧。

    至于说什么嘛,林慕星想不出来,只是到了桑老爷子那个年纪,凭着他的阅历,要说服一个人大概也不是一件难事。

    还有桑许,是想通了吗?

    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对于仇人,最大快人心的事莫过于把他最在意的东西全部夺走,让他的苦心谋划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于是在周晴愤恨的目光中,穆老在宴会的高丨潮,宣布了林慕星的继承人身份,同时也默认了跟桑家或许会有联姻准备。

    他没明说,是给林慕星留了后路,不愿她被这个束缚住脚步,但现场的人都是明白的。

    以前听到跟桑许有娃娃亲这个消息,林慕星是抗拒的,但现在,她羞赧之余,更多的竟然是淡定。

    舞台中央的她,与人群中的桑许遥遥交换了视线,最后默契地浅浅一笑。

    或许这样对他们来说正是最好的距离。

    沈月荷也在宴会上实现了转变,在沈月明挑衅时大胆怼了回去。

    林云帆和林慕星在旁边看着,乐得不得了。

    林慕星:“原来我妈中年以后的霸气一直是深藏不露。”

    林云帆:“中年以后很霸气?”

    林慕星:“对啊,凶我的时候可霸气了。”

    林云帆摸摸心口表示放心:“不是对我霸气就好。”

    林慕星觑他一眼,心想对你也没好多少。但她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对一个热恋的男人剧透他婚后将会遇到的茶米油盐和不似从前的媳妇,实在太残忍。

    她跑过去找桑许。

    “谢谢你刚才阻止我两帮忙。”

    刚刚一开始看沈月明在沈月荷面前嚣张,她跟林云帆都想上前帮忙,却被桑许拉了回去,让他们等等,结果不出他所料,沈月荷竟然真的破天荒地反击了,一顿话还说得极为漂亮,让沈月明只能憋着气哑口无言。

    桑许:“没事。我应该的。”

    林慕星刻意避过他那意味不明的目光,问:“你怎么知道她这次不会忍就下来。”

    “她说的。”

    “嗯?”

    “我今天会来这里,也有她的一份功劳。既然能把我劝来这里,她肯定也早就确定了自己未来应该有怎样的立场。”

    林慕星没想到沈月荷竟然也私底下跟桑许有过联系,但转念一想,发现这两人在家里的地位都有点尴尬,确实也属于同病相怜。

    对沈月荷的转变,她是高兴且欣慰的。想起二十年后自己根本没有见过沈家的人这件事,既然沈月荷一直忍让,最后也是要落得个跟家人老死不相往来的结果,那又何必呢,说不定回击以后会有不同的转机。

    恰巧林云帆和沈月荷也走了过来,林慕星顺手从经过的侍应的托盘上拿了一杯红酒,对三人举杯。

    “来,敬一杯,为我们的美好未来。”

    三人对视,默契地举起杯。

    “为我们的美好未来。”少年少女们不约而同道。

    林慕星自知酒量不好,只抿了几口,余光瞟到不远处跟宾客们聊得正欢,正举杯痛饮的林兴邦。

    心头倏地一跳。

    某些轻微又遥远的记忆被唤醒。

    ——

    “我爸就是被烟酒给害了,发现得也晚,不然也不至于走得那么急。”

    “是啊。要是能早点发现,没准还能治。”

    “谁知道呢,一查就是肝癌晚期。”

    “所以你记得每年体检,知道没?”

    ……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林云帆和沈月荷在小林慕星身边有过的对话。

    林慕星想起这个,心里猛地蹦出一个想法。

    她推了推林云帆。

    “改天你带我爷爷去看看医生,做个全身体检吧。特别是肝方面的,查仔细点。”

    “你爷爷?”

    林慕星瞪他一眼:“就是你爸。”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老头子不信的,他觉得自己身子骨硬朗着呢。”说罢对上林慕星一脸郑重语重心长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之前说,我爸活不长……是指的这个?”

    林慕星重重点头。

    林云帆马上凝了脸色,也变得重视起来。

    “那行。我回头就带他去医院,不去我也押着他去,是主要检查肝功能是吧?”

    听到“押”这个字,林慕星嘴角抽了抽:“倒了不必……那么激烈。”

    “哄,哄他去总行了吧。”

    “嗯。那最好。”

    希望她想的是对的。

    她觉得有些事或许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的,就像她的穿越,必定会改变,或者说能改变某些东西。她在此刻想起这些记忆片段,必定是为了能够及时提醒,让林爷爷能多活一点时间。

    有因必有果,如果林爷爷没有早早去世,林家的家业会不会就能守住呢?

    她又看了看桑许,心想,自己作为一个变数,如果真的跟桑许一起了,或许也会改变一些事情吧。

    当然了,想完以后她立马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

    宴会过后,林云帆把兄弟们聚集到了一起,说是要来个小范围的酒会,地点就在宴会地点的顶楼。

    尽管今晚月朗风清,但几个兄弟到达这个林云帆指定的小酒会地点时,还是禁不住冷骨一缩。

    这里虽是会所顶层,但布置得很好,完全是作为正常功能区来设计的。砾石和木地板铺满整个地面,简单却颇有设计感的小桌椅穿插其间,小黄灯和各种植物把氛围布置得颇为旖旎。左侧有一个小亭台,右侧则是几张大大的休息躺椅。

    然而虽然上有顶棚,内有温室,但还是止不住寒风呼啸。

    这可是冬天啊!

    有胆大的提了出来:“老大,我们去楼下喝不好吗?”

    林云帆一脸你这就不懂了吧的表情:“你懂什么,有风吹着,帮助清醒,这样才能多喝!”

    众人:“……”这什么逻辑。

    但既然抗争不了,唯有用享受的心态去接受了。

    又是酒过三巡。

    才终于有人轻声提出质疑:“我觉得,这样喝酒很可能会得偏头痛。”

    但正主林云帆已经提着酒瓶走远了。

    只见他走到了桑许面前,在桑许不明所以的眼神下,牵起他的手,再在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眼神下,把他牵到林慕星面前。

    紧接着,林云帆把手上的酒瓶放下,用空出来的手像刚刚那样牵起林慕星的手。然后,他脸色酡红又带着一股神秘地把手上的两只手交叠在一起。

    吃瓜群众:“……”

    林云帆晃了晃脑袋,他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笑着看了片刻,然后一脸郑重地对桑许说:“我女儿就交给你了。”

    林慕星&桑许:“……”

    在场的许多人都曾经参与过上次的操场欢聚,见到林云帆的做法听到他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后想起上次林慕星醉酒时对着他和沈月荷喊爸妈的样子,顿时哄堂大笑。

    都当是之前闹剧的延续罢了。

    这样一来倒是把林慕星和桑许之前的尴尬冲淡不少。

    林云帆是真的喝多了,到最后已经有飘飘然欲乘风归去之势,被沈月荷和赵思捷拉着坐到了温室前面的休息躺椅上。

    另一侧花圃边的小亭台。

    两个刚刚被迫双手交握的人并肩站在了一起。

    林慕星想走开,桑许却突然说起了话来:“我觉得我要考虑一下。”

    “什么?”林慕星下意识就问。

    “林云帆刚刚说的话。”他顿了顿又说,“还有你姥爷今晚说的话。”

    “……”林慕星张了张嘴,喉咙却像被窒住了一般,明明很多话想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半响,才含糊着道:“我姥爷的意思是,小辈们可以再了解了解看看。”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大概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他垂了垂眼帘,而后与她对视,目光里满是自信,“或者说,在某些方面,我或许是最懂你的人。”

    面对他的自信,林慕星没忍住就要打击他:“桑同学,你这话说得太过了诶。”

    “嗯?”

    “别的不说。”林慕星指了指正在发酒疯的林云帆,说,“起码他,就不一定会比你少。”

    “是吗?”桑许笑睇着她。

    林慕星被他一再的反问搞得有点来气,反问道:“你只会这一句啊!”

    “如果说,我知道20年后最火爆的游戏是什么,我知道20年后流行的电影和音乐,20年后……”

    “……”林慕星有种不祥的预感,“你……”

    “你是……20年后……!!”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她曾经有过这样的猜想,在第一次见到桑许时,但后面,这个猜想早被她抛到十八丈远,不再有过。

    即便有寒风,但仍然不抵桑许眼中的温柔,他无声点头。

    “那你一直瞒着我!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也是的?”

    “所以你记得我吗?”我们曾经是同校,我还好多次借故在你面前晃悠出现过,你还记得吗?林慕星想问。

    似乎早就预料到会遇到无数的提问,桑许回答得倒是很淡定:“根据上次你喝醉后说的那些话猜的。”

    喝醉?

    林慕星想起来,上次自己发酒疯追着林云帆喊爸爸的时候,桑许也在。

    “你知道这么久了,也不跟我说说……”林慕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点委屈。

    桑许苦涩地笑了笑:“因为对比起20年后,我其实更加应该属于这个时代。我在这具身体五岁的时候就到了这个时代,在这里生活了12年。说实话,我对20年后的事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所以我那时候想,我好像没必要让你知道这件事。”

    对于他的话,林慕星一开始听起来有点懵,但后来,慢慢在脑子里整理一遍后,就明白了个大概。

    简单来说,就是他两曾经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然后相继穿越了,但桑许穿越到的是32年前,只是12年后遇到了同样穿越的她。

    这么看来,时间和空间真的是相互交错的。

    所以……

    “所以你还记得你最初的名字吗?”

    桑许点头:“陈以右。”

    对!就是这个名字!林慕星喜形于色,桑许真的是曾经跟她同校,被她暗恋过的白月光啊!

    她满怀希冀地又问:“那,你还记得我两曾经是同学吗?”

    桑许这次摇了头。

    “没事。这么久了,忘记也正常。而且那时候我两也不算朋友,不算相识。”

    桑许看着她若有所思:“你好像对那个我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

    “没有!”林慕星猛地摇头。

    这倒是她真心话,她那时候确实对陈以右有过想法,但那只是一段朦胧的暗恋而已,要说有什么其他想法,她觉得还不如说她对现在的桑许更有想法呢。

    ……

    察觉自己的这个念头后,林慕星整个人愣怔了片刻,回过神来后甚至有一瞬的脸红心跳。

    幸好。

    她拍拍自己的胸口。

    幸好她情绪控制得很好。

    她转头想对桑许再说些别的什么话。

    桑许却兀自道:“这么不问我为什么之前不想说,现在却又说出来了。”

    “啊对,为什么?”林慕星接着他的话茬说道。

    “因为刚你爸,就是林云帆把你托付给我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对你坦诚。”

    “……”这什么话……

    “呵呵,他开玩笑的。”林慕星笑得很尴尬。

    “我当真了。”

    “……”

    “告诉你这个也是因为想告诉你,我们是上天注定的一对。”

    “……”

    桑同学,你是认真的吗?

    还有,你低头干嘛,还有眼睛不断靠近是怎么回事。

    就在林慕星心怦怦跳,觉得今晚大概要献出自己的初吻时,远处突然传来林云帆的一声怒吼。

    “别碰我女儿!”

    林慕星猛地回过神来,她转头,发现全部人竟然都在看着他们两个。

    兄弟们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林云帆纯粹是突然的发酒疯乱嚎,沈月荷则是眯眼温柔笑看着他两。

    身旁的桑许还若无其事地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把她拉进自己身边。

    此情此景,她的脸顿时变得像一只爆红的高压锅。

    “站好。我的未婚妻。”桑许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丝丝入骨,缠人心弦。

    林慕星扭头,对上了他带着笑意的温柔眼眸,他的身后,是皎皎皓月。

    满月无星,恰是正好。

    林慕星悄然回握住了桑许的手。

    她想,他们曾经来自同一个时代,但在这个时代里,或许他们也可以一起重新开始。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到这里就完结啦,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接下来会写这个,感兴趣的可以先点进专栏收藏哦!

    ↓↓↓

    《星河皆你》

    文案:

    【很有钱的高冷天文学天才校草VS比他更有钱的傲娇甜味大小姐】

    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桑妮家里有矿富得流油,开学第一天,她却拒绝了劳斯莱斯接送,收起所有名贵衣裳和首饰,决心要体验一下平凡的幸福。

    然而事与愿违,总是不小心漏了富。

    1、雨夜的巷子里,桑妮看着尹恕面无表情地解决掉那些挑衅的人,然后捂着流血的手臂,拐着脚离开。

    他冷漠地对桑妮说:“把你眼里的同情收回去。”

    桑妮犹豫着嗫嚅道:“能用钱解决的事,为什么要动手呢?”

    尹恕:“……嗯?”

    桑妮掏出爸爸给她的各种金卡,递给他:“你选一张吧,以后别打架了,直接用钱砸死他们。”

    尹恕被气笑了。

    2、两人在一起的消息不胫而走,所有人都在猜朴素的平民女学生什么时候会被尹氏太子爷抛弃,各种自认条件比桑妮好的富家女们依然对尹恕前仆后继。

    直到好友去了尹恕家,看见他满屋子的天文仪器设备。

    感叹曰:“卧槽,这一整套下来少说得几十万吧?果然是尹少,很舍得下血本。”

    尹恕直接坦白:“桑妮送的。”

    甚至十分骄傲:“她还送了我整个天文基地。”

    “……”

    第二天,全校都在传一个消息:“救命!尹恕那个不要脸的竟然被桑妮包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