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1章 大结局(终章,高潮!) (2)

作者:连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新老用户记住番茄小说最新网址:<a href="http://www.rmsxs.com/" title="番茄小说">www.rmsxs.com</a></br>     瞬间速度一滞。接着,有幽眇的萤光,就从大魔物体内缕缕乍泄而出。随后——

    “砰!”大魔物就仿佛大冬瓜般的,在瞬间炸裂!

    闻人流旭和闻人流洋也在这时候,迅速的跟上“大部队”,并分两路准备包抄到荒兽身后,打算用荒兽来当屏障,好支撑他们等到族里派来的接救队、

    然而还不等他们抄过荒兽庞大身躯的一半,那原本被切割得炸裂的大魔物,就陡然如万千黑色箭矢,速度超快的迸射向他们!不仅如此。

    “噫嘻嘻——”魔物们还在迸出的此时,不仅瞬间凝成形,那殷红的魔嘴中,还滋生除了一堆堆鲜红的獠牙!这还没完!

    “噫嘻嘻——”铺天盖地的魔物,明显还比刚才多了数倍以上!

    而它们的气息,更比此前凶恶了无数倍,还带着一股股势必吞噬一切的,超恐怖戾气!就这么成群结队的,密密麻麻的扑向了闻人族小辈们!

    闻人流旭瞳孔一缩,“快!用全力扎荒兽一刀!”他立即下令!

    话落,他就给“沉睡”的荒兽,狠狠的捅了一刀!而众人也明显早有准备,大家全都按计划狠狠的戳了荒兽一刀!

    于是乎,感觉像是被一大片针孔,给狠戳了一把的荒兽,刹那间睁开双眼!但它的眼神还有点朦胧,他毕竟睡太久了。

    自从它被容煌踢了一脚后,它其实就一直没敢动,最初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它是受了重伤,在原地“疗伤”呢,可后来它一直都不动的,大家就以为它是被踹死了。

    若非后来药老捏着鼻子,准备来料理它取兽丹时,发现这大家伙其实没死,好像是在“装死”,大家才知道这货还活着。

    “快撤!别让它看到是我们干的,多它身后去!”闻人流旭紧急号令,大家立即“唰唰”躲得不见踪迹。

    而此时!迸飞而来的加强版魔物,正好抵达在荒兽跟前。然后没有鼻子的它们,瞬间就在感知到有生灵“活起”时,狠狠的冲着荒兽咬了下去。

    “嗷——”荒兽猛然被密密麻麻的,带着獠牙的魔物啃噬,只觉得脸好痛!哦草,简直超级痛!

    一大票“干坏事”的闻人族小辈,光是看着都替荒兽感到痛。然而——

    “哇——”魔物们明显也不好受,它们竟然在瞬间纷纷“哇”的一下,将咬出的荒兽血肉,被直接吐出来了。

    哎呀妈呀!这什么鬼肉?好臭好臭……

    闻人族上下纷纷给魔物们的内心,做了一番解说,有些个年纪特别小的,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辣么臭的荒兽肉都敢啃!

    闻人族小辈们表示,他们对魔物们也是大写的“服”!哈哈哈……

    “噗——”闻人流洋都怕自己忍不住泄气,在心里狂笑的同时,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巴。而他们这一大帮小年轻在“心中狂笑”的同时,速度也没拉下的,全躲在了荒兽身后。

    “嗷嗷——”而被咬得痛得要死的荒兽,明显怒了!

    “吼——”一大股荒芜力量,就被荒兽巨口一喷的,直接喷向了它面前的,一大帮被“臭”懵逼的魔物们。

    “嗤嗤……”就有无数魔物,顿时被荒力“干枯”毁灭,直接化作灰烬消失,并且居然都没有再回复的趋势?

    “荒兽好样的!”闻人流洋顿时在荒兽背后,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嗷——”不过瞬间功夫,荒兽就将一大片变异魔物,给直接“荒”灭!呀呀个呸的,居然打扰它装死,简直死有余辜!

    荒兽表示很愤怒,但是……等等!那个超级可怕的人呢?

    荒兽一想到这里,明显浑身一哆嗦的,立即抹了把脸上的血,就接着趴下,并且浑身气息一沉的,显然又要进入“装死”状态了。

    谁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在这里装死,只有它自己知道,它是怕被当初一脚把它踢得,差点死掉的容煌打死!

    嗯,假如容煌知道荒兽所想,一定要扶额。他其实早就忘了荒兽的存在好吗,而起不仅是他,就连云芷汐都把荒兽抛诸脑后了,毕竟后来给她的汇报都说,荒兽“死了”。

    不过就在荒兽“慌慌张张”的,准备接着装死时。

    “噫嘻嘻——”

    “噫嘻嘻……”

    所有闻人族小辈们,就都隐隐的听到,有熟悉的魔物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这边过来了。

    “这声音……”闻人流旭眉头一皱。

    “快看!”闻人流洋就指着远处!

    “噫嘻嘻……”有铺天盖地的,乌云般的一层层魔物,宛如爆发的浓黑潮水,冲着他们涌过来了!那数量之多,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闻人族小辈们纷纷瞳孔一缩!

    好多!超级多!简直……

    “快刨土,躲到地下去!”闻人流旭再发战术,他的修为最高,所以他的目力最好,他已经远远的看出,这些新来的密密麻麻魔物,全都是变异后长了獠牙的。

    不仅如此。这一群魔物中,还有很多的大型魔物打头阵!这阵仗……超级不对劲好吗!

    “唰唰!”而此时,得令的闻人族小辈都二话不说的,立即刨土!

    都是战力不俗的人,打地洞自然也很快,不过瞬间这帮小子,全都钻到了地下,洞口则被他们用简单的封印阵封住气息。

    而就在他们“入土”的瞬间!

    “噫嘻嘻—……”铺天盖地的魔物,瞬间就扑弑向了荒兽!

    “吼——”刚要“装死”的荒兽,在感知到“杀气”时,顿时就火大了去了!它当场就愤怒的,“嗤”的一声迸发出无尽荒芜气息!

    “嗤嗤!”一大片乌黑的魔物,瞬间和荒兽爆发的“屎黄”荒力,毫无意外的“撞”在一起!刹那间就有无数魔物被齑粉!

    但又无数小魔物,在一头头大魔物的带领下,还是扑到了荒兽跟前!

    荒兽猝不及防,当场又被咬了一片!而那些小魔物,都和之前一样,完全承受不住荒兽之臭的“呕”了。

    然而那些大魔物呢?

    它们吞噬下去了!它们居然没有吐!它们全都将荒兽的血肉吞了下去!

    “!”侦查中的闻人流旭,瞬间感到了不妙。

    “嗷——”荒兽也明显很痛的惨叫出声,可是那些大魔物,又在咬它了!哪怕荒兽已在不断的迸发荒芜之力!

    可是这些大魔物生命力顽强,它们没那么快死,它们都会在咬荒兽三四口后,才被消灭掉。

    然而就算第一批大魔物死掉了,立即就有新的一批大魔物扑上来,荒兽的情况瞬间就惨了!

    “嗷嗷——”荒兽因此被啃噬得惨叫连连!

    不过瞬间功夫,荒兽就被啃得鲜血淋漓!?

    而此时,更有一些大魔物已经察觉到了,闻人流旭他们藏匿的“地下洞府”!它们顿时就发起了凶悍的吞噬攻击。

    “这样下去我们抵挡不了多久,荒兽看起来自己都要不行了,如何是好?”闻人流洋脸色微变的问向闻人流旭。

    “只能拼!总之不到最后一刻,我们决不能放弃!”闻人流旭也“黔驴技穷”了。

    而这个时候,整一片九州大陆的情况都差不多!

    但此时尚且没有人察觉到,天下所有魔爆者,他们在吞噬了“血肉”后,其实都会化出无形的,类似天地灵气的存在,缓缓的积蓄向玄天域高空。

    毕竟此时天下大乱战,各种气息很混乱,这种情况自然很难让人察觉。而最有可能察觉的伏希,此前一直在“特训”大地麒麟他们。

    直到这一刻——

    “不对!”原本静坐着的伏希,猛然的站起身来了。

    “啊!”而这时候,小墨墨也忽然惊叫一声。

    下一刻。

    “咔!”天裂!

    有一抹巨大黑影狂堕而下。

    “砰!”地崩!

    有超狂超爆的波炸气息,如瀚海狂潮般瞬间将祭之城掀飞!崩碎!毁灭!城池内一大波强者凌空跃起,但依然有速度稍慢了一丝的,直接被这猛然爆出的轰波吞噬!

    “!”全体人员全懂被吓得懵逼了,大家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已下意识的认定,一定是发生了很糟糕很糟糕的事情。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龙帝叔叔!”小墨墨的天眼,已第一时间清楚的看到,在那爆炸的中心,那堕下的巨大黑影不是麒君,而是——龙帝!

    龙帝……明显是被狠甩回的玄天域!

    “……”所有看清楚这一幕的人,内心已出现崩溃的迹象,因为龙帝就是他们最后的期望了啊!可是龙帝居然……败了么?这……

    “……”所有人都茫然了,他们有一瞬间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不过很快大家就都凉飕飕的清醒过来了。

    “龙帝,死吧!”因为麒君幽暗猖獗的叫嚣声,已经在这一刻,轰遍每一个角落的响起,当然也就惊醒了所有人!

    紧接着。

    “咻!”麒君顶苍天踏大地而下,手中暗剑更是横斩而出的,直斩下方才堕落下来的龙帝!目标更是直指龙帝的龙头,他这是想要展下龙帝的头啊!

    可这都还没什么,毕竟大家总还认为,龙帝不可能就这样白白等着被斩,可是……龙帝没有反应!?龙帝他居然像是瘫死了似的,完全没有反应?这……

    难道说龙帝一经被重伤到,完全无法反抗的地步了么?不……

    “不——”现场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忍不住尖声嘶叫起来,因为他们无法承受这个结局啊!

    而龙帝这一次,是代表保护他们的力量这一点,大家也是早就知道的。那么如今龙帝一旦失败……

    完了!这是真正的末日。

    “不要不要,不要……”小墨墨紧紧的抓着闻人傲月的手,也是紧张到了极点,他虽然小,但是他也很清楚,一旦龙帝失败了,那他就完了!麒君那个怪蜀黍要吃掉他了!

    大家的想法瞬间闪过,麒君的剑已下,那速度那声势,完全不是除了他们这个层次外,其余生灵所能插手的。完了……

    可就在大家又将绝望的此时。

    “瘫死”的龙帝猛的一个龙打挺,不仅以完美的姿势,迅速的躲过了麒君一斩,更是在瞬间扑咬而出的,将麒君一条手臂咬住!

    同一刹那。

    “咔擦!”

    “撕拉!”麒君一臂断!

    而且连带着这一条手臂被扯出的,还有麒君左胸口上的,一大片血肉!这令得麒君跳动的幽暗心脉,就若隐若现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眼前!

    “嗤——”一大片一大片黑红黑红的血,顿如喷泉般从麒君的断臂处,汹涌如瓢泼大雨般喷出!浓稠的血腥味,瞬间弥漫了整一片空间。

    “……”所有人都先懵了一下。

    下一瞬,就立即有雷鸣般的掌声,以及欢呼雀跃声爆响而起。因为这一击,明显是龙帝胜!

    可是被撕掉了一条手臂的麒君,却哼都没哼一声。

    不过他的形象确实有点惨,一身的骨甲破碎凌乱不说,那嘴角也在不停的溢出血迹,显然内伤也挺严重的。

    而与之相比,龙帝的形象还很好,他看起来龙威抖擞的,嘴上更是因为染满了麒君的血,而令得他狂霸的威势越发浓郁。

    “龙帝叔叔……”可看到这一幕的小墨墨,却将闻人傲月的手抓得更紧,几乎要将后者的肉都抓出一块来了。

    “不会有事的。”闻人傲月吃痛之下,伸手摸了摸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安抚道。

    小墨墨却并不乐观,因为他的天眼能看到,龙帝背脊上的龙筋,分明被断了一处,他现在只不过是在强撑!他刚才也并非在“装死”,他是真的其实已经没办法动弹。

    “诸位,准备。”伏希的声音忽起。

    大地麒麟,雷狼,高澈,吱吱和月霜立即戒备而起。

    而冥凤,则一直随扈在闻人傲月身边,正确来说是随扈着小墨墨,他已经知道麒君的打算,可他只要不死,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麒君得逞的!

    “喵。”小白喵也从小墨墨兜里爬出来了,它一出来就紧紧的,抱着小墨墨的小脖子,一双碧莹莹的喵眼隐隐透着毅色。

    与此同时。

    伏希已经在大地麒麟等五者身上,纷纷贴上了一道灵符,并对他们点了点头,五人就已经分散入人潮中,然后他们的气息很小“消失”。

    而这是伏希准备的,给麒君的一记偷袭,用麒君“五子”之力,反制麒君!如果能成功,按照伏希的猜测,应能暂时封印麒君!

    但愿……

    “小墨墨。”可伏希却在“送走”大地麒麟他们时,暗中传音给了小墨墨。

    “嗯?”小墨墨抬眸看向伏希,本能的对伏希怀有戒备。

    伏希却没看小墨墨,但他已徐徐给小墨墨传音道,“我想跟你谈一谈,单独谈。”

    “小墨墨?”闻人傲月察觉小墨墨不对劲的,询问出声,并用狐疑的眼神看向了伏希。而伏希的修为比闻人傲月高,后者因此感知不到伏希在给小墨墨传音。

    冥凤的一双凤目,也锐利的盯向了伏希。

    而伏希此时则继续传音道,“你看到的,我也能看到,我们谈一谈吧。”

    小墨墨微微瞪大双眸,闻人傲月更觉不对劲的,摸着小家伙脑袋问,“小墨墨你怎么了?”

    闻人傲月第一个想到的问题是,难道伏希为了不让麒君变强,对小墨墨起了杀意!被小家伙感知到了?

    不错!一定是这样的。

    闻人傲月想到这个问题,顿时将小家伙抱得更紧。

    “你接下来怎么打算?”伏和也开口了,他同样戒备的盯着伏希,他其实跟闻人傲月的想法一样,伏希恐怕会……

    而尽管伏和本人已经不恨伏希,但伏希的性格和品行,伏和是早已经看透的了,他也绝不答应伏希对小墨墨不利!

    “我不会杀他。”伏希却淡淡开说说道,这也确实不适他的目的。

    “那你小墨墨为何这么看着你?我严重警告你!他还只是个孩子!你可别扯上孩子。”伏和不客气的警告道。

    伏希没依然说话。

    “嗡——”而就在此时,已经十分狼狈的麒君,浑身上下猛散出一层很淡,却给人感觉很恐怖的幽暗烛芒。

    与此同时。

    “嗡!”

    “嗡嗡!……”

    不少强者立即能感应到,天地间的灵气出现了变动。隐隐间,似乎有什么能量在“嗡嗡”而来。紧接着!

    “嗡嗡!”一股股看不到却能感应得到的能量,就在瞬间灌注进麒君的体内!而麒君的气息则在这一瞬间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这是……”闻人傲月眸光一颤,立即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这一刹那。

    “砰砰——”麒君周身一爆,他的伤在慢慢的恢复!

    “咔咔……”他的骨甲在缓缓重生。

    “嗡嗡!”他的气息在徐徐恢复巅峰!

    “嘶——”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齐齐倒抽了一大口凉气!

    “这……”这要是让他重回巅峰!龙帝之前的努力,不都白打了么?而这天下,只怕也都要完蛋了吧!?

    但也就在这一刻!

    “大地!”“雷霄!”“洪风!”“日霞!”“月霜!”

    五道由大地麒麟他们凝聚出的,最始源的规则力量,就以五星连环,分东南西北和中间的位置,往麒君身上超猛碾下!

    刹那间,一张覆盖范围广大的“天罗地网”,立即冲着还未恢复的麒君狂罩下去,而这——就是伏希给大地麒麟他们排布演练的,最后一个也许可能,暂时封印住麒君的办法!

    不过这个前提是,麒君最好重伤,否则麒君的爆发力,恐怕不会让大地麒麟他们得逞!而现在的麒君,看起来明显也还很强,可伏希却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因为麒君明显马上会恢复。

    “吼——”而此时,察觉到了大地麒麟他们目的的龙帝,立即发出了神助攻!他的一声龙啸,立即掀动整一片玄天域的天地灵气。

    “嗡!”那些被麒君吸收而来的能量,也明显因此喝止住了!

    “封!”

    “给我封!……”

    大地麒麟他们抓紧时间,也拼了命的冲麒君罩下去,只求——成功!

    然而,麒君倏然仰头。

    “不好!”高澈顿时心口一跳的,捕捉到了不妙。

    “砰!”大地麒麟已在这一刻,猛的喷出了一口心头血!

    高策雷狼等人,也紧随而出的,立即冲着大网喷了一口心头血!

    “嗡嗡!”那五色的“天罗地网”瞬间爆出血红之色,便以雷霆之速凶猛的,冲着麒君的头颅罩了上去。

    “唰!”麒君却在这一刻,持剑一斩!

    下一瞬,一道暗红色的光,就如夕阳猛从地平线上跃起的,朝着这场大网削砍而出,那气息……毫无疑问能摧毁这网。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握紧了手心的,几乎不忍心的闭上了眼。他们觉得又要失败了,然后——

    “砰——”一道爆炸声散出。

    大家都心口咯噔一下的,知道真没希望了,那张网还是被削爆了。

    “大哥!”然而月霜虚弱而凄厉的吼声,却让所有人下意识的,瞪大了双眼的看回去。

    “兽神祖——”一大票被大地麒麟带领来的,也守护在这里的兽神域强兽们,都悲壮的凄吼了一声。

    因为刚才的爆声,不是麒君削爆了那张网。

    而是大地麒麟在最后一刻,以他的身躯去挡下了,麒君的这一剑。而且他不仅挡了下来,他还将这一剑拼了命的,往旁边一点挪移,以方便天空上的那张网,可以没有障碍的罩住麒君。

    “嗡!”网,罩住了麒君。

    但大地麒麟也碎爆成了,一片血雾。

    存活了整整四个时代,在太古末期出声,经历了远古,上古,现今的大地麒麟,兽神域的兽神祖,曾经和远古四圣一起封印了穷奇等四凶的大地麒麟,陨落。

    “兽神祖——”兽神域上下哀痛悲哭。

    “师尊。”只得到大地麒麟不到一个月指点的龙行风,一双紫眸也瞬盈起了朦胧的雾气,但泪始终是没有落下。

    “吼——”而龙帝则在这一瞬间,拼尽全力的向前一踏!用巨大的龙爪,将被罩住的麒君,狠狠的踩在了地上。

    “龙帝镇封!”龙帝眉心中的龙晶爆碎,一层纯粹的蓝光完全的,立即将麒君笼罩了下去。

    “嗡!”麒君所散的,幽眇古老气息也在这一刻,被完全“封拢”!

    “嗤——”龙帝却在这一刻,喷出了一大口的龙血,龙身疲软的瘫倒在了一旁。他的龙筋早就被断了,他只不过是在苦苦支撑!

    因为主人还没回来。

    因为主人让他保护小主人。

    因为主人让他守护玄天域。

    ……

    现在好了,他能睡一会了么?

    事实上龙帝是紧急出关的,他其实在早前的伤势就还没好,而且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其实只是一具分身,他的本尊不在这里,他的本尊也无法离开所在之地。

    因为他的本尊,要一直在那个地方守护并等待着,他的主人完全恢复并归去,他必须守在那里。

    “龙帝叔叔——”小墨墨的声音,则在此时响在了龙帝的耳畔。

    龙帝尽力撑开一双龙目,就看到了小小的小墨墨。

    “小主人……”龙帝想抬起龙首给小墨墨见礼。

    “不要动。”小墨墨连忙按住龙帝。

    小家伙胖乎乎的,软软的小手,按在龙帝的脸上,根本没什么力道,但却让龙帝觉得很柔软很奇妙。

    而此时,有很多很多的龙血,从龙帝的嘴中汩汩而出。

    “是不是很疼。”小墨墨泪眼汪汪,却一直倔强的,眨着眼想把眼泪眨回去。可还是眨落了泪,晶莹莹的。

    “不会。”龙帝的龙须轻轻一动,拭去了小墨墨脸上的泪。

    小墨墨摇摇头,“骗我的。”怎么可能不疼,断了龙筋的龙,其实都快要没命了,怎么可能不疼……

    “砰砰!”可这时候,封印住器具的蓝色光罩,忽然发出了波动。

    龙帝瞳孔一缩!

    “小主人……”龙帝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他已经能感知到,麒君竟在冲击封印了!而且力量很强!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冲封印而出了!

    “别动,你别动。”小墨墨却扑在龙帝脸上,一滴滴晶莹的眼泪“滴答”而落。

    “嗖。”而此时,冥凤已闪落在了小墨墨身边。

    龙帝看向了冥凤,在过了一阵后,他微微失望的摇了摇头,又再度挣扎着要起身,因为他想不管玄天域了,但他要带走小墨墨,他不能让小主人被灭杀在这里。

    “告诉我往哪个方向,我带小主人走。”冥凤却蹲下身看着龙帝说道,他其实知道龙帝在想什么,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既然打不赢,那就逃!玄天域没有通身之地,没有关系。不是还有域外吗?

    但是域外冥凤不懂,可是他总觉得既然有域外,那肯定有很远很远的地方,能躲过麒君的追杀。

    而他就要带着小墨墨去到那里,哪怕粉碎碎骨,他也要保护小主人离开!

    “不去——”小墨墨却站起身叫道,他虽然小,但是他其实不仅聪明,他还很敏感的,他知道这两兽在说什么,但是他不走的。

    “我娘亲要回来了,我爹爹也要回来了,等他们回来,坏蛋就会死,不用走的。”小墨墨认真的说道。

    龙帝眸光微亮!他是知道容煌和云芷汐他们去干什么的,他还知道容煌此去太古,或许能觉醒他全部的记忆,恢复他的“脑伤”。

    “小主人你……你感知到了?”冥凤也有点相信,毕竟小墨墨生来神奇,他能有别人无法理解的,各种奇妙的感知能力。

    而云芷汐和容煌又是他的父母,他能感知到,冥凤并不觉得意外。

    “对。”小墨墨点点头。

    龙帝却摇摇头,“太古太远了,小主人你不能感知到,哪怕你有主人的印记,但时代不同,你是没法感知到的。只怕就算是主人,都无法在太古感知到你。”

    “我可以!”小墨墨却一脸不满的瞪着龙帝,那黑萌萌的大眼,充满了恼羞成怒的意味,可爱又纯澈。

    “是,小主人可以。”龙帝不禁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他也希望小墨墨说的是真的,因为他真的没有起来了。

    “再过一刻钟,如果主人不能回来,你就带着小主人在域外一直往东走。”龙帝说着,给冥凤吐出了,一个气息古老的罗盘。

    “好。”冥凤手下罗盘。

    “不走不走,我要去找姥姥吃饭饭。”小墨墨跳了起来,在气鼓鼓的说完了这话后,就速度飞快的跑了。

    “去到域外,可以听听小主人身上那只小猫的意见。”龙帝龙目略带笑意的看着小墨墨离去,却对冥凤交代道。

    “它到底是什么?”冥凤一直很奇怪小白喵的身份,因为它根本无法进仙境。

    而冥凤很清楚的知道,就算不是跟主人有契约的兽,其实也是可以进仙境的,只要主人愿意放进去。

    例如吱吱,它本就没和主人有过任何契约,也不是仙境本有生灵。可是小白喵却没办法进去……

    可龙帝的回答竟是摇头!

    “不知,但它很不凡,一定要带着它。”龙帝明显很看重小白喵这个,似乎“贪生怕死”,从未有过什么大“战功”的存在。

    “好。”冥凤应承下来。

    然而无论是冥凤还是龙帝,却都不知道小墨墨刚才说的话,其实都是真的。他的爹娘真的要回来了,但不是他感知到的,而是——

    “你要我做什么?”小墨墨没有去找闻人素心吃饭饭,而是悄悄的去找了伏希。

    而就在方才龙帝,大地麒麟他们作战的时候,伏希陆陆续续的,给小墨墨传说了好多的话——

    “龙帝不行了,大地麒麟他们就算能封印麒君,也支撑不了多久,麒君会胜利,而且他已感知到,这个域内你爹娘都不在,可能去找对付他的办法了,他想尽快战胜,并……”

    “立即吃了你,然后力量再强大起来,好跟你父母对抗,或者逃出玄天域,去到遥远的域外,届时谁能抓到他?”

    “而且我之前其实有一点没说,你的父母如果在七、七二十一天内,不能从太古回来的话,他们将永远回不来。”

    “因为这边的二十一天,是那边的百年,百年的时间会令他们,慢慢的融合进太古这个时代,等时代‘隔阂’消失,他们将无法找到回来的路。”

    “如今只有你,能帮你的父母,能拯救龙帝,能拯救这里每一个人,包括你的太姥爷,你的姥姥,姥爷,你的吱吱,狼叔叔和冥凤叔叔……”

    伏希一直不停的,在给小墨墨传念,一直到大地麒麟死,一直到龙帝吐血并彻底的瘫下,……

    小墨墨这时候并不知道,伏希要他做什么,但是他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不然这个老头子不会罗里吧嗦那么多。

    “我其实只是将你,本该在十八岁成年时,要渡的生死劫提前,我要你的血肉和四象神力,通过梦境引渡你爹娘回来。”伏希轻缓的说道。

    “喵!”小白喵立即爬了出来,并且冲着伏希怒瞪出,熊熊的绿火之光!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小白喵肯定将伏希碎尸万段了!

    伏希却不理会小白喵的,接着说道,“你的天赐神体跟寻常身体不一样,你是天赐创世神体,你很不凡,但也注定你若要走到巅峰,必须经历非同寻常的劫难,你应该知道我所言不虚。”

    “喵!”小白喵跳在空中,要扯着小墨墨走。

    “我会死吗?会再也见不到我爹爹,我娘亲,我姥姥,我姥爷,我太姥爷……”小墨墨一个一个的,念着他喜欢的人的名字问道。

    伏希的目光有了一瞬间的闪烁,而在沉默了片刻后,他实话说道,“我不知道,但你继承了你娘的气运,有你爹的非凡,你应该可以渡过这一劫。”

    “而且提早渡劫虽然很危险,你也没有准备好,但因为是主动提前,你所受的劫罚会变轻很多,这也是优势。”

    “喵!喵!”小白喵怒吼,它才不信!现在就让一个小娃娃去渡劫,说什么渡劫,分明就是去渡死!骗人的!这个死老头骗人的!

    “喵喵——”小白喵吼向小墨墨,一脸你蠢你被骗的神色。

    “我爹爹,我娘亲肯定不会死,肯定能回来。”小墨墨却说,他从来都相信他的爹娘很厉害,尤其是他亲爹,一定是无所不能的,肯定能带着他娘亲回来。但是……

    “我舍不得我姥姥我姥爷,我太姥爷……”小墨墨却无法肯定,他们是否赶得及,如果等他们回来,他太姥爷他们都死了怎么办?

    “喵……”小白喵和小墨墨大眼瞪小眼。

    “小白,你说要是我龙帝叔叔比大坏蛋还厉害,那该多好啊。”

    “小白,我也不想走,我好怕会死掉,我才一、二、三、四……四岁。要是十八岁渡生死劫才死,也比现在赚了十四年。”

    “小白,……”

    “喵——”小白喵哭了,它知道小墨墨这意思,是已经决定了,要献出血肉和四象神力,去引他的父母归来了。

    伏希别开脸,他此时很想不再欺骗这个孩子,想叫他还是走吧,走到域外去……远远的离开。

    但麒君若是真吞了这个孩子,麒君只怕真的再也杀不死了!

    既然如此,不如让这孩子死得有价值一些,既能让他们父母归来,又能从此消失……

    嗯,其实伏希自己很清楚,让这么小的娃娃儿,去提前渡生死劫,肯定是必死无疑的,他不仅没有经验,他强大父母也无法在身边给他帮助,这孩子……

    “血肉和神力没有了,我的魂要入轮回吗?”小墨墨问伏希。

    伏希微怔了怔后,就摇头道,“不会,你不属于轮回,你有你自己的道,和轮回和天道无关,我不知你会去哪儿,也许还会留在这里。”

    “好吧。”小墨墨坐在地上,双手撑在小膝盖上,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然后他一拍小大腿的说道,“那我如果不在了,你要告诉我娘亲,我是一定会回来的,让她一定要等我哦。”

    “嗯?”伏希有些不解。

    “你就跟她说,我是出去玩了,血肉和神力都在,只是……哎呀,你编啊!你是个大骗子,你会编的,你要让我娘亲相信,我是出去玩了,要回来的。”

    伏希:“……”

    “不然我娘亲会哭,我爹都哄不住。”小墨墨认真说道。

    伏希:“……”他点了点头。

    “那我们开始吧。”小墨墨摆着一双小手说道。

    “你不回去再看看他们么?”伏希忽然有些不忍心。

    小墨墨摇摇头,“龙帝叔叔说没时间了。”

    “而且我怕我会哭,我会舍不得啊,然后我就不走了。”小墨墨回头看着龙帝,以及大家所在的方向,他真的好舍不得哦。但是……

    “开始吧。”小墨墨看着伏希,眸光纯澈而平静的说道。

    “喵!”小白喵叫了一声。

    小墨墨伸手摸了摸小白喵,“小白,你陪我好不好,如果我的魂去了别的地方,你陪着我好不好?”

    “喵!”小白喵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砰砰——”而这时候,整一个大地都在震动,麒君!他其实也很急,他大概开有一种冥冥中的危机预感吧。

    伏希拿出了一把小刀,并落在了小墨墨的头上。

    “干嘛?!”小墨墨立即护着自己的头,一脸戒备的盯着伏希!

    伏希:“……”不是说让他开始么?

    “需要你的一些头发做引。”看着小墨墨一副你再动,我就叫的神色,伏希不得不柔声解释道。

    “头发?!”小墨墨一脸懵逼,更是死死的捂住头,还使命的摇头,“不行不行!什么都行,不能剃我头发!才长的——”

    伏希:“……”死都不怕,还怕剃头?这什么道理?

    “不能留点吗?”小墨墨苦着小脸问。

    “本来就不多。”伏希只能这么说了,这要是长的,他当然能留点。问题是这小娃儿的头发,本来就只有毛茸茸的那么点儿,他还怎么留?

    “坏蛋!你也笑我没头发!”小墨墨怒了,他头发长得慢,他有什么办法?娘亲都没法帮他长快点,他有什么办法?

    “我没有。”伏希微叹。

    “哼。”小墨墨瞪了伏希一眼,还是放下了双手超级肉疼道,“你开始吧。”

    伏希再次起刀,小墨墨一脸苦相,“我要换个身体,我要换个长头发的身体,这个太次了,头发都不长,我要跟我爹爹一样,有美美的各种颜色的头发!”

    伏希:“……”

    “小白,你说什么样的身体长头发快?”小墨墨问。

    “喵?”小白喵表示它也不知道。

    “我爹那样的最好,不知道我爹爹的身体怎么长的,应该问问龙帝叔叔的,哎……失策了……”小墨墨好懊恼。

    伏希:“……”

    “小白,我爹不知道是谁,我怕我爹忽然有一天,不认得我和我娘亲,我这样子消失了,我爹爹肯定会一直记得我,肯定要来找我,肯定就不会走的。”小墨墨其实还有这个担心,他想到他亲爹那天……

    “喵。”小白喵点了点头。

    “小白,……”小墨墨一直在跟小白喵说话,小白喵也一直陪着小墨墨,一直到伏希开启了引渡大阵。

    有柔和的四色华光,缓缓的从大阵中散开。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我会重新找你们回来哒,不要怪我没跟你们商量哦。”小墨墨在道歉。

    “主人……”一声声主人,带着浓郁的不舍。

    “我们等你。”

    ……

    彼时,太古境内。

    云芷汐已来到了容煌身边。

    “煌煌——”云芷汐满是血的手,摸在了容煌冰凉的脸上。

    而此时的容煌气息绝尘,仿佛一尊无情无爱,无知无觉的清俊绝代雕塑,周身更有着拒人千里,不容任何生灵靠近的,超强上位者气息在弥漫。

    哪怕是云芷汐要摸他,也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办到的!

    但她始终摸上去了,另一只手还摸在了他腹上,隔着他的轻薄的衣料,她的手心完全能感知到,他衣下清晰的腹肌纹路。

    也就在此时!

    容煌倏的张开了双眸,一双深邃无垠,透着漠视苍生,漠视一切生灵,漠看一切变迁的,让云芷汐超级陌生的眸。

    云芷汐心口一颤!

    “煌……”她就下意识的要跟容煌说话,可她却在这一刻隐隐的,感知到一种冥冥中的——召引之力?这是……

    “娘亲——”“娘亲……”

    “小墨墨?!”云芷汐声音沙哑的,将目光看向了每一处。

    下一瞬间,云芷汐只觉得腰上一紧,容煌的手臂搂住了她的腰肢。

    “煌?”云芷汐瞬间抬眸,就对上了一双柔和,但带着浓郁优色的墨目,而这一双眼眸瞬间就让云芷汐安心了。

    “爹爹——”

    “爹爹,你不要走哦。……”

    容煌在这一刻,脑子里除了有很多熟悉而陌生的记忆,更有很多清晰的,关于云芷汐和小墨墨的记忆。

    容煌抱紧了云芷汐,一步跨出了太古天外!

    “臭小子在作何?”容煌的此时心中有隐隐的不安。

    ……

    与此同时,玄天域内。

    “吼——”麒君冲开了封印!

    “砰!”

    “砰砰!……”

    无穷的碎爆声炸时而起。

    “小主人呢?快带他走!”龙帝拼命的在感知,可他却发现他没找到小墨墨的气息?哦不,在那!

    “在那!”龙帝迅速的给冥凤传了音。

    冥凤也疾驰而去的,找到了小墨墨的气息!

    而这一刻,冲出封印的麒君,就一脚踩在了,无法动弹的龙帝身上!

    “死!”麒君一剑横出,他要杀了龙帝这个碍事鬼,然后吞掉那个小孩,然后马上离开这里!

    到时候不管那个人是谁,他早已离去并改变气息,将不会有任何人能找到他,嚯呵呵……

    麒君想得很美好,麒君的剑也已经落向龙帝!

    龙帝的一双龙目,却不甘心的看着,小墨墨气息存在的那个地方,他只在心中默念,“快走——快走啊——”

    “唰!”剑落。

    “咔擦。”剑毁。

    麒君瞳孔一缩,就看到自己的剑下,已出现了一白一红的两人!?而这两人,他当然认识!

    一个是那人,一个是鸿蒙灵体者!

    他们……怎么回来了?

    “嗡——”麒君二话不说就想逃!

    然而麒君才刚刚转身,容煌一脚出,已在瞬间踏在麒君背上。

    “咔擦!”

    麒君脊椎骨裂爆!

    “咔擦!”

    麒君肋骨完全裂爆!

    “噗——”

    麒君狂喷血的摔了个狗吃屎。

    同一时刻。

    “死。”云芷汐清喝一声,手中握出了那一块圆石,并在瞬间力量一聚的,将那黑色的圆石捏爆!

    “砰。”从前的云芷汐捏不碎这圆石,但现在她一捏就碎了。

    百年的磨砺,百年的打磨,百年的升华……云芷汐已今非昔比!

    “不——”这一刹那,麒君彻底的感知到了,死亡的气息。

    “砰!”他庞大的身躯碎裂,体内的烛火碎裂,一切……碎裂!

    “砰——”一层层碎裂物炸开!麒君彻底灰飞烟灭!

    至此,太古三尊之一的麒君,作乱了数个时代的麒君——陨灭。

    “小墨墨——”在灭杀掉麒君后,云芷汐看也没看,更没来得及感慨,而是直接奔向了她儿子所在之地。

    而在没回来前,她总有种心慌慌的感觉!不过这一来的时候,她就感知到小墨墨还在!小墨墨——

    “娘亲——”小墨墨坐在城中的某个角落,旁边是冥凤,不远处是伏希。

    “小墨墨……”云芷汐看到了笑眯眯的小墨墨,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的,跑到了儿子的身边。

    “小墨墨。”云芷汐伸手抱住儿子,但她才轻轻一碰,就没有了……小墨墨在这一瞬间就消散了。

    “小墨墨……?”云芷汐维持着抱儿子的姿势,愣愣的呆在了原地。而在她的面前,有毛茸茸的小毛毛,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小墨墨——”云芷汐呆呆的伸手全都接住,而在这些小毛毛上,都透着小墨墨的气息。因为它们是小墨墨的头发……

    伏希骗了小墨墨,他要小墨墨的头发,只是为了设下这个幻影,让归来的容煌和云芷汐安心,可以先去杀了麒君。

    “他没死。”伏希吐出三个字,浑身就开始龟裂了。

    云芷汐:“……”她手在发抖,她……

    “汐儿。”容煌握紧了云芷汐的双手。

    “儿子——”

    “小墨墨……”云芷汐深吸了一口气,她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是冷静不了!冷静不了——又一次,又一次了!

    “他没事。”容煌的声音笃定而不容置疑。

    “那人呢?人呢?”云芷汐就问这个,她儿子呢?她小墨墨呢?别骗她好了好吗……她已经感知过了,玄天域内!哪怕是东域的每一个角落,她都感知过了,没有……

    没有小墨墨!没有小墨墨!

    “没在这里,但他没事。”

    “你怎么知道?”云芷汐质问出声,她的神识甚至已经感知到了域外去了,并没有好吗——没有好么!

    “因为我是万域之主,我能知因果,我能入轮回,我……我知道,臭小子没死,他没事。”容煌紧搂着云芷汐,一字一句的在她耳边说道。

    他已记起,他是谁了。

    他是须弥山中的王,万域的创造者。

    —终—

    ------题外话------

    雾艹!三万多字,段落太多!被限制段落,23点50分上传,修炼快半个多小时,本座想哭!修完审文编辑都下班了,估计亲亲们看到这章,都是早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吧,这波折的大结局啊……所幸圆满搞定了!最后!亲亲们,请把你们的月票!甩给终结了的《神医》吧!

    ps:为了这一章,本座晚饭还没吃,现在都是手抖的,头昏眼花的本座,去觅食了,最近简直用完了所有的洪荒之力,之后本座要睡三天!卧槽!

    另:番外等问题,有意见就在留言区留言给本座,等本座休息好了,会上来看的,现在去吃饭饭睡觉觉了,安,不知躺尸后的本座,什么时候会爬上来……

    番外 解密公子

    须弥山。

    传说中的世界本源之峰,是万域之主所在之地,相传有数十万里高,山顶有万世间最大的一座城,城内就住着统管万域,无上强大的万域之主。

    只是一瞬间,这个“传说”就在容煌话落时,浮现在了云芷汐的脑海中,这让她有些恍惚的怔楞了一下。

    万域之主?!

    云芷汐有点没反应过来,又恍惚觉得好像理所当然……

    “汐儿……”而能清晰感受到云芷汐在发怔的容煌,下意识将人儿搂抱得更紧,是很紧很紧的那种。

    紧到哪怕是现在这么“强悍”的云芷汐,都有种要被他困窒息的感觉。

    “煌……”云芷汐不舒服的叫了一声,还试图挣扎一下的,想寻求个舒服的姿势,但并没有成功。

    可容煌却浑然不觉的,依然很紧的将云芷汐抱在怀里。

    但他那双黑眸中,明显有浮掠不定的碎光,在若隐若现的明灭着,仿佛在演化着宇宙星空般,深邃而无垠。

    因为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画面,在他说出自己是万域之主时,就如同潮涌的狂澜,不断的从他识海中涌出。

    ……

    须弥山中的王。

    他曾站在万世之巅,他曾掌控一切,他曾玩弄万世,他曾……正如他曾经跟她说的,他无所不能。

    在那慢慢长的岁月里,他可谓将“无所不能”发挥到了极致,他创下这万域,他创下轮回,他创下天道,他创下……他创下了多少“东西”,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也算不清了。

    可是那样的岁月,索然无味,枯燥乏闷,……

    以至于到后期时,他不知道他在作何?他要作何?他能作何?……他就像是在万世中,最无聊最傻逼的存在。

    此时此刻,容煌能清楚的,回想起他曾经独自在须弥山中时,那种于他来说“平淡无波”,简直毫无乐趣可言的生活。

    “煌煌。”而这时候,云芷汐又叫了容煌一声,她虽然没得到容煌的回应,但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在此刻的容煌身上,有浓郁的“孤寂”气息在发散。

    这让她下意识低侧着脸的,努力想看向她耳侧的美男子。可她才刚动,后脑勺就被一只大手掌握紧。

    只听“窸窣”一声,云芷汐就发现,她已经彻底动不了了。

    云芷汐:“……”

    她本来就因为被抱得很紧,以至于刚才那个扭头的动作,都完成得很艰难,而且就算完成了,她这一张脸也几乎贴在了容煌的耳垂上。

    但也只是“几乎”而已,多少还能有点“活动”空间,现在可好了,她的脸直接被“啪”的一下,握贴在男人如玉的耳坠上了,整张脸都“磕”上去了,动都动不了了……

    就这样的姿势,她别说看不到男人的正脸了,视线中都只有一堵“肉”,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她脖子被扭到了!疼好吗,疼好吗!

    “煌煌……”云芷汐忍着痛无奈之下,又传音叫了容煌好几次,结果这男人依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云芷汐:“……”这还能好好说话吗?她脖子要被掰断了好吗!?

    当然,如果现在是寻常人这样“扭”她,她反抗起来绝对非常简单,给人一拳或者随便干点啥,她也就解脱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抱着她的容煌不是寻常人啊,就她这肉身“强韧”度,还愣是被抱得动弹一下都没办法。

    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煌煌!”云芷汐传音又大叫了一声。

    她表示这次要是容煌还没反应,她就要去仙境里躲一躲了,这脖子太疼了,疼得她只剩下一个念头,“万一真被‘误伤’的拗断了怎么办?小墨墨都还没找到!”

    “嗯。”幸好美男子这次终于应声了,他这一声里,还带着回忆的余韵,旷远清彻,飘渺性感,……但是——

    “别光嗯啊,你快松手,我脖子要被你掰断了!”云芷汐没工夫被**,她脖子疼!脖子疼!

    闻言,容煌墨目才轻敛了一下的,下意识放松手掌。

    “咔……”云芷汐的脖子一解脱,她就连忙动了一下,以确定脖子没断。

    然后她才不忿的囔道,“万域之主了不起啊,是不想帮我找小墨墨,准备直接拗断我脖子么?哎哟,好疼……”

    “没有的事,我看看……”容煌神色一怔,在“辩解”的同时,忙伸手心疼的,轻抚向怀中人儿的颈。

    他是知道他现在手劲大,刚才又有点失控,怕是真差点把人儿的颈掐疼了。

    但还不等他细看,他就发现怀里的人儿关注点已经变了。

    他见她一双素手,忽的紧抓着他的衣襟口,并瞪大双眸,语气超认真的追问道,“万域之主?你真是万域之主?那个……传说中的,须弥山中的大王,掌管万域的老大?”

    “嗯。”容煌本能的点头应声,就看见眼前的人儿双眸瞪得更大,活像是一尾“大眼金鱼儿”,还一脸不太敢置信的样子接着问,“真的假的!?”

    “真的。”容煌再次点头,下意识的伸手轻抚上“大眼金鱼儿”的脸,并想跟她说一些,让她能心里更有底的话,毕竟他这身份可能有些“震撼”,不太好接受。

    不曾想……

    “我就知道!”云芷汐却已经在这时候,一把跳上的搂住他的颈,并在将他抱紧的同时,还理所当然的囔出了这句话。

    这让容煌只好下意识的,托住人儿的臀,免得她掉下来。嗯,虽然她一双长腿夹着他的腰,夹得还蛮紧的,不太可能会掉下来……

    然后不等容煌搞清楚状况,已经扑上他身的云芷汐,就“吧唧”一下的,在他脸上落下一个温软的吻,“那还等什么啊!走,快带我找小墨墨去!”

    容煌一脸懵:“……”这丫头。

    “走啊!快走,找小墨墨!”而此时的云芷汐,和刚才近乎崩溃,近乎绝望的她根本完全不同。她这会一双眼眸亮晶晶的,分明充满了希望和期盼?

    这让容煌瞬间有种,他是谁,他的身份是什么,他以前做过什么,他有多厉害,……等等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是她的夫君,他能帮她找回他们的儿子,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这样的“仅此而已”,好像显得很“平常”,还似乎缺少了什么,但对于容煌来说,却让他在瞬间豁然开朗。

    嗯,不错。

    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曾做过什么,不管他将来要干什么,……都不管。他在他怀中人儿的眼里,只是她的夫君,只是她儿子的爹。

    他所有的能力,他所有的作用,也都仅仅是为了护着他们娘俩,为了他们娘俩存在的而已。

    原来如此……

    那一瞬间,容煌身上凝聚着的,那种下意识的浓郁“孤寂”气息,就在不知不觉的一散而空。

    岁月太长,他经历过太多。

    在那些漫漫长的记忆长河里,其实他和云芷汐,小墨墨的记忆段,只占据了不到一星半点的长度。

    可这个“长度”虽短,却明显崔璨耀眼的,在他无尽的回忆中,显得不可忽视,也不容忽视。

    尽管有很多的记忆河水,在不经意间,似乎要湮灭这崔璨的亮光,但它们始终没能成功,他始终清晰的记得着,他在历劫且真正重生的这一世,爱上的这个人儿,还有和她共有的儿子。

    真好。

    “汐儿。”容煌墨目轻泛起了一层氤氲的光泽,他如玉石般微凉而硬朗的额,轻轻的抵在人儿光洁的额上,“别慌,小家伙真的没事。”

    “我……”云芷汐想说她没看见,她……

    “……”容煌已轻吻了吻她的唇角,“先别慌,我们把事情顺一遍,我再跟你慢慢说,可好?”

    云芷汐:“……”她能说她啥也不想,就想先看到儿子吗?

    “汐儿。”容煌知道她心里急,可这事情还真急不得,他只有先抚平她急起来的性子。不过他其实也急,可这事真的急不得。

    而且他还清楚的知道,在太古的“虚幻”百年间,她过得很紧绷很艰难,她不能再这样紧绷下去,这对她刚成长起来的“鸿蒙灵根”很不好。

    “我想见小墨墨。”可云芷汐明显很执拗。

    其实也不是执拗,这只是她身为母亲,下意识的一种本能执著。她怕,她怕她的小墨墨有什么意外,她怕她的小墨墨会遭遇不测,……

    “汐……”

    “小墨墨还那么小,上次你闭关,我也要进九层魂塔的时候,你是没见到他哭的那小样子,……”云芷汐不等容煌再劝,她就忍不住“叨叨叨”的,说起之前在族界里发生的事。

    而尽管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后,小墨墨明显比那时“成长”了很多,再加上有很多其他亲人在身边,小家伙也不会刻意要爹娘陪,可是——

    “小墨墨他需要我们,他需要爹和娘,他……”云芷汐一想起儿子那嫩嫩的笑脸,那黑萌萌的大眼,那充满对他们夫妻依恋的眼神,她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虽然还不清楚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能大致猜测到,毕竟一切是那么“显而易见”。

    再回想她在太古,刚爬上太古“天空”时,感应到的小墨墨的气息,她就更明白其中的“因果”,她甚至不敢仔细去问,她怕……

    “汐儿……”容煌听得心疼,他一边哄着媳妇,一边已经伸手拘住了,要魂飞魄散的,以为可以“解脱”的伏希。

    与此同时,大部分人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里。

    哪怕是原本动都动不了的龙帝,都在雷狼、吱吱和月霜他们的“扶持”下,从那边的战斗现场转移了过来。

    大家都看到了,不停在哭的云芷汐,也都看到了不停在哄她的容煌,而刚才“胜利”的喜悦,也因此瞬间冷却。

    尤其是云芷汐一边哭,还一边说的“小墨墨……”等,断断续续的话,更让所有人的心都凉了。

    “怎……怎么回事?”闻人傲月头有点眩晕的呢喃出声,他……他其实意识到了,一个他万万不想相信的事实。

    “不用担心,一切有主人在。”龙帝却在此时,充满信心的,笃定的说了一句。龙帝其实也意识到了,小墨墨出事的情况,但他却明显完全不担心了。

    “哇……”不过龙帝在说完这一句话后,就大口大口的,又吐了不少龙血,看得旁人都担心的很。

    “龙帝前辈……”

    “无妨,这只是分身,就是死绝了也没什么。”龙帝不在意的说道。

    在场众位闻言纷纷瞳孔一缩!

    啥?

    分身!?

    这么牛逼的,几乎将麒君压制住的龙帝,战斗力这么猛的龙帝,能耐这么无敌的龙帝,居然他娘的只是一具分身!?

    全场:“……”

    大家的内心都是不可置信的崩溃……

    可龙帝毫不在意的神态,又充分的阐明了,他所言不虚。而且说实话,龙帝也完全无需“诓骗”他们好么!?

    这……

    这震惊的消息,让不少人都下意识发懵的,瞪大眼的看着龙帝。

    龙帝本身倒是不甚在意,或者说他根本没留意到,四周这帮家伙的“眼神”,因为他此时已沉浸在了回忆中。

    “王……”

    龙帝此时的心情很激动,因为他能清楚的感知到,容煌已经在这一世彻底的,完成了所谓的历劫,并在慢慢的“重生”了!

    而作为陪伴了容煌很多岁月的龙帝,他对容煌可谓是最了解的。他更清楚的知道,他的主人曾经与其说是“应劫而死”,不如说是他自己“想死”。

    因为“活着”太没意思。

    龙帝始终深信,如果不是他主人自己愿意,任何的“劫”,任何的“难”,任何的“伤”,对于他这位强大到,无法估量的主人来说,根本都不是事儿。

    而今。

    他的主人,须弥山上的王,终于想活了。那么其他的,也都将不再是问题,因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龙帝之主的步伐!

    “主人……”

    龙帝超级唏嘘的,暗叹幸好他一直没放弃,他终于等到了,他主人的重新回归,他终于等到了……

    所以他此前慢慢长岁月的守护,慢慢长岁月的坚守,一切都值得了!都是值得的!因为他等到了!

    “凤皇,主人回来了,你可看到?”龙帝情不自禁的,在心里问候着已经逝去的老伙伴,尽管老伙伴已经彻底不在了。

    但是龙帝并不难过,因为他也能清晰的感知到,在云芷汐的身上,有着属于凤皇的“能力”。

    龙帝因此清楚的知道,他的老伙伴尽管已消失,但分明又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

    “辅佐成为王妃的一种能力,也算是你生命的最好延续了。”龙帝感慨万千,一双睿智的龙目因此微微湿润。

    但这些都还罢了。

    更让龙帝欣慰的是,他知道他以后终将无需再担心,他的主人会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了,因为他明白——

    容煌渡了他自己。

    “为了守护王妃,为了守护小主人,主人以后肯定再也不会‘死’,他再也不会有事。”这是让龙帝最激动的事。

    毕竟在龙帝看来,只要容煌自己不想“死”,久没谁能弄死他,也没什么能让他死去。

    ……

    与此同时。

    在真实的须弥山中。

    在须弥山上最大的城池里。

    在城池中最顶上的王城内。

    “主人——”仿佛在沉睡的龙帝本尊,徐徐的张开了一双明亮到刺眼,却睿智无边的龙目。

    通过对分身的感应,龙帝本尊清晰的知道,他的王“重生”了,他的主人即将归来!而且……

    “还有王妃,还有小主人。”龙帝轻摇了摇脑袋,能清晰的从分身的“记忆”里,知道云芷汐和小墨墨的存在。

    不仅如此。

    他还“看到了”容煌此时在“柔声细语”的,哄着云芷汐的情形。而这样的容煌,明显是龙帝从未见过的!

    “主人——”龙帝复杂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王城内。

    而龙帝本尊的记忆,已回到了容煌尚未“离开”须弥山前。

    龙帝一直清晰的记得,曾经在这座王城内,他的主人常常面向万域的某一个角落,面无表情的凝看着。

    ……

    “主人,你想去那里看看么?”

    “……”

    “主人,西天域王求见。”

    “……”

    “主人,城里新来了个天才。”

    “……”

    ……

    龙帝记得在“后期”的日子里,他甚至很久很久,都不曾听到他的主人开腔说一句话。哦,不,不是一句话,是一个字都没有。

    龙帝那时候就知道,情况不对劲了,迟早要出大事了。后来果然出事了,他的主人居然“死了”……

    难以想象!

    龙帝永远记得,当他感知到他的主人确实已经不在,且那一种存在于他和他主人之间的,冥冥中的感应也都消失时,他当时那种难以置信的恐慌心情。

    那时候的龙帝从未想过,他的主人有朝一日会“死”!会死……

    龙帝不信。

    于是他一直守在须弥山中,一直守在王城里,更不忘不眠不休的,去透过万域感知他的主人的存在……

    不知经历了多久。

    龙帝才在玄天域内,感应到了他的主人的微弱气息。

    而玄天域其实一直都是万域中,最特殊的一个域面。

    不仅因为龙帝是从玄天域走出,更因为玄天域原本就是容煌的“诞生”之地,这里算是容煌的“家乡”。

    所以玄天域的“古老”程度,可想而知。

    甚至玄天域本身,就是独立于万域的,一个特殊的存在体。尽管它不在须弥山范围内,却从来都是其余各域只能听到的“传说”。

    “主人。”而龙帝在终于找到他的主人后,他当时的心情是激动澎湃的,他甚至就想立即撤离须弥山,前来玄天域接他的主人。

    可是龙帝很快发现,他的主人很不对劲!

    因为从前每一世的容煌,其实只能算是龙帝的“一半”主人,也许有一些特殊的能耐,却从来没有觉醒到,应有的最巅峰程度。

    甚至连一点觉醒到巅峰的迹象,都完全没有……

    而那样的容煌,龙帝知道不适合重归须弥山。

    在考虑了很久后,尽管很难克制,但龙帝最终还是克制下了,他想来玄天域接请容煌的冲动。

    睿智的龙帝知道,他将那样的容煌接上须弥山,也只是一个“死”的结果。因为他龙帝的主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活”过来。

    龙帝于是幻化出了一具分身,从须弥山隐秘的,来到了玄天域,并再度陪伴在每一世的“容煌”左右。

    龙帝试图用分身的伴随,一步步去唤醒他的主人,让他能尽早重归须弥山。

    可惜的是……

    无论龙帝怎么努力,他最终得到的结果都是——无果。

    很久很久以后。

    龙帝甚至有些绝望的以为,他的主人不想重归须弥山,他的守护和等待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他的主人已经不要这一切了。

    然而——

    转机如今已经出现了。

    哦,不。

    这已经不仅仅是转机!

    “主人重生了。”龙帝盘旋上空,怀着激动和感慨的,仰天长啸出震撼王城,震撼须弥山的一吼!

    “吼——”

    到底等待了多少岁月,龙帝自己都不记得了!

    到底还能坚持多久,龙帝本来也没底了!

    到底还有没有希望,龙帝原本也不知道!

    可是如今——

    “吼——”

    龙帝知道,他一定能坚持到,他的主人归来!这王城的王归来!他还将一直永远的,陪伴主人一家!

    “吼——”

    龙帝知道,希望如生命之花,已崔璨盛开!

    ------题外话------

    第一篇番外到!亲亲们看吧,嗷嗷~【ps:本月《神医》还在月票榜上,有月票的亲,愿意的话可以接着给《神医》投票,么么哒(づ ̄3 ̄)づ】

    ps:番外更新没有特别稳定的时间点,亲亲们有空可以来刷刷看,不想看就别刷了,催更一般也无效的,因为番外本座会慢慢写,不会赶着更上来。

    之前已经几乎不间断的,肩负压力的更新了了快两年,番外就别强求本座准点准时的,天天更新了=_=本座毕竟现在算是在休假期了吧,嘤嘤……

    另:更新后一般会在正版群里即时通知。【进群方式在留言区置顶回复中,有兴趣的亲可以看看。】

    本作品由番茄小说(<a href="http://www.xrmsxs.com" target="_blank">www.xrmsxs.com</a>)提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