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5章 番外之其乐融融

作者:初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新老用户记住番茄小说最新网址:<a href="http://www.rmsxs.com/" title="番茄小说">www.rmsxs.com</a></br>     灵儿自从听了凌宝这话之后,一连几天她都是抓心挠肝的等着凌宝来带她去看好戏。

    就这样等了近一个礼拜,凌宝才来找她带她去了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开业典礼,他们去的时候酒店门口聚集了很多的人,各界名流,媒体记者等等,热闹非凡。

    可不管它怎么热闹,灵儿一看到这场面还是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这有什么好玩的,没劲。”

    灵儿年纪虽小,可跟着爸妈一起也见惯了这种场面。这些场面对她来说无非都是大人们之间虚伪的客套吹捧等等,一点吸引她的地方都没有。

    小丫头表示她很失望,凌宝瞥她一眼,拉着她的胳膊往人群里挤了挤,同时低声道:“你先别急嘛。等下就有好戏看了。别叫,跟着我……小心着点,这里人多,抓紧我。”

    “知道啦,叮当哥哥,你跟我爸爸一样絮叨。”

    “……”凌宝无语的只能朝头顶蓝天翻了个白眼了。

    二个孩子就在人堆里拼命往里面挤压,他们挤不进去的还有保镖开道。前面这些人虽然见二个孩子往这前面挤有些奇怪,但是见他们穿着干净体面,又有大人跟随,不像惹事捣蛋的样子也就没再多留意。

    就这样没一会的功夫他们就挤到人群最前面。不过不是正前面,而是最边角一个位置。

    “叮当哥哥,你脑袋被门挤了?看热闹跑这么偏。能看到什么?”

    “你脑袋才被门挤了。”凌宝戳了她的小脑瓜子一下,“跑正面去,一眼就让人认出来了,你懂不懂啦?”

    “……呃,被谁认出来了?”

    “闭嘴,人出来了。”凌宝低呵声呵斥了一句。

    灵儿顺着他的手往前看,才看了一眼,小丫头就叫了一嗓子:“呀,是她呀。”

    “别叫。”凌宝伸手捂住了灵儿的嘴,“你嫌她看不到你啊。笨死了。”

    “呜呜……”灵儿瞪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凌宝。停了一会,凌宝才松开手。

    “好了,好好看。其他的别说话。听到没?”凌宝交代。

    灵儿点点头,只‘嗯’了一声,真的没再多说一个字。凌宝见她领会了精神,才满意的点点头。

    二个孩子都没再说什么,只是聚精会神的看着酒店门口。那边,初夏穿着一身红色中国范十足的旗袍扭着腰身从酒店里面走了出来。

    过了一会,忍着没说话的灵儿又忍不住了,仰头悄悄问道:“叮当哥哥,她为什么在这里啊?”

    “参加这个酒店的开业典礼。她跟这个酒店老板有一腿。”

    “有一腿?有一腿是什么意思?”

    灵儿闪着大眼问道,凌宝怔了一下,摸摸额头,“我错了,当我没说。”

    “可是你明明说了啊。你说有一腿,人不是二条腿吗?他们怎么就只有一条腿?”

    “……乔灵儿,你给我闭嘴。吵死了。”凌宝抓狂的低吼。

    “哦,好吧。你不说我回家问爸爸去。”

    灵儿噘着小嘴嘀嘀咕咕,凌宝实在懒得搭理她,便闭了嘴,看向酒店门口。

    这时候,那个一身红衣,笑的阳光灿烂的初夏正在跟一个看上去很成功的男人说着什么。

    那男人凌宝查过他的信息,就是这酒店的老板。当然也是初夏众多的男朋友之一,因为初夏也是这城中一个知名的人物,今天他请她来就是撑撑面子的。

    凌宝看着眼前笑的花枝乱颤的女人,想起她还打算把他爸爸也变成她的入幕之宾,这心里的气就翻腾起来。

    这样的女人,就要得点报应。嗯,是这样。凌宝心想。

    刚想到这,身边这个安分不了几分钟的小丫头又烦躁了,她扯了扯他的衣服,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叮当哥哥,好戏怎么还没开始啊。你不是叫我来就看她扭秧歌的吧?”

    “扭秧歌?”凌宝呆了。

    灵儿却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是啊。有一次看新闻,里面有好多奶奶在那扭,妈妈说那是扭秧歌,我看这个女人腰扭得好像扭秧歌。”

    “呃……也是。”凌宝笑道。初夏那腰扭得她厉害了,都被小丫头鄙视了。

    想了想,他便保证道:“别急,等会她就扭不起来了。”

    “哦。”灵儿应了一声,扭头重新把目光对向初夏。这一次她没等多久时间,大约过了二分钟,初夏那边就有了异样。

    “初夏……你这个贱人。”

    一个贵妇样的女人奋力排开围在前面的记者媒体和嘉宾等人,冲到最前面,揪住初夏的衣服,胳膊扬起来,没给初夏任何反应时间的就甩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就把初夏的发型给打散了。弄了她一个披头散发跟鬼一样。

    初夏还不容易回神,就听这贵妇骂了起来:“你这个小不要脸的,你才几岁就跟我玩这个?我的男人你也敢惦记?不想活了你。贱人……”

    这贵妇跟吃了火药一样,火气大的惊人,嘴里这一通骂还不算,这巴掌也是一个接一个朝着初夏的头脸就招呼过去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火爆的场面给弄懵了,记者们那镜头立即就对准了那边,一顿咔嚓。

    一直到初夏挨了有五六个巴掌,这才有人反应过来奔过来。

    众人定睛一看,最先反应过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酒店的老板。

    这老板上前扯着贵妇的胳膊,想把她拽开,不想着贵妇扭过头来对着他的脸也甩了一个巴掌。

    “你还有脸说?李京生,你说什么呀呀?就说你利用我爸留给我的钱走到今天结果现在背着我再外面跟这个小狐狸精胡搞?李京生,你说说,这小狐狸精哪比我好了?不就是人长得漂亮点吗?我年轻的时候不漂亮?你踩着我上去,现在功成名就了想一脚把我瞪开?你想的怎么这么美呢?我警告你,今天你就必须给我个说法,这个小狐狸精,你打算怎么办?”

    贵妇揪紧初夏就是不放手,初夏挣扎不行只能跟她厮打起来,一时间场面乱成了一锅沸粥。

    记者们都忙着拍照,围观的众人出了角落里的二个小朋友,其他人都看热闹看的忘了吭声。

    灵儿看到这里,拍着小手叫起来:“哇哦,真是好戏。”

    “……你看得懂吗,你叫?”凌宝低头鄙夷道。

    灵儿眨眨眼,“打架啊,有什么看不懂的?打的真好看,比电视上还好看。”

    “……”

    凌宝无语半响才挤出一句:“灵儿,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一个女孩子这么重口味真的不好。”

    “你口味也不淡。”

    小丫头竟然反唇相讥一句,凌宝低头看她一眼,觉得自己头顶上乌泱泱一大片都是黑云。

    二个小家伙说话这会功夫,台上竟然又冲上来几个贵妇,吵吵嚷嚷的听不太清,总之场面已经失控。

    而初夏,深处暴风中心的她很快就被这一群爆发力十足的贵妇给打倒在了地上。

    初夏倒地后的情况二个小家伙看不到了,本来他们身高有限,加上那些贵妇又挡着个严严实实,二人只能看到一群人的背影。

    过了一会,凌宝抓起了灵儿的手,“好了,戏看完了,走吧。”

    灵儿踮起脚跟伸头看了看,确实看不到也就跟着凌宝回家了。

    上午的时候过后,还没到天黑,网络上就已经充斥了各种初夏的负面新闻。关于她被打的照片更是满天飞。

    凌宝趴在电脑跟前看着他的杰作越看越得意,最后忍不住抱着笔记本电脑来到主卧。

    此时苏末正坐在窗口前的沙发上靠着看杂志。凌宝一进门就凑了过来,一脸堆笑道:“妈妈,你看。”

    他将电脑捧到苏末跟前,指着上面的新闻道。

    苏末把目光从书本上挪开,看着电脑屏幕。

    看了不到十秒钟,她的目光就盯到了凌宝脸上,“你干的?”

    “……”凌宝错愕,本能的抬手摸摸脑门,难道自己脑门上写了‘是我干的’几个字?要不然妈妈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

    苏末伸手戳了他的小脑门一下,“凌慕寒,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整这么大动静,你爸又得找你麻烦。”

    “那个……妈妈,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我干的?那个坏女人她仇家可多了。”

    凌宝还在垂死挣扎,想抵赖。苏末白了他一眼,“这点事都看不出来我就不是你妈。”

    凌宝一愣,转而咧嘴:“嘿嘿,妈妈英明。”

    “别贫嘴。我看你还是仔细你的屁股吧。等下你爸爸回来肯定要揍你的。凌慕寒,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老惹事。”

    苏末揪起某人的小耳朵嗔怪道。凌宝龇牙咧嘴的叫起来,“妈妈,我可是为你出气的哦。谁让她让你生气。我讨厌她。妈妈,我这是保护你,谁欺负你,我就要让她倒霉。”

    “你……这个不听话的东西。”苏末责怪他一句,声音却软的很,听不出多大的怒气。

    她刚把凌宝的小耳朵松开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

    “你爸爸回来了,有你受的。”

    凌宝看了门口一眼,没害怕反倒笑的更欢了:“我们打赌吧,爸爸这次不会生气。嘻嘻……”

    苏末看着他笑的异常灿烂的笑脸,莫名其妙,凌宝干脆凑到她耳边笑道:

    “爸爸把事情都告诉我了哦。我知道他是为了工作才跟那个坏女人来往的。我不怪他了,同样,他也允许我做些我想做的事情,不会打我屁股,他保证过的。”

    苏末瞪着凌宝,心中了然。难怪这小子这次这么有恃无恐了。原来已经拿了特许令了。

    这二父子……真能折腾。她笑笑不再说什么。

    初夏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凌宝当然没被打屁股,相反还被表扬了。

    他找调查公司调查出初夏的隐私,又把这些隐私透露给了那些跟她关系不正常的男人的老婆们,这才有了开业典礼上那一幕。

    这么一闹,反倒让初夏急了,她怕夜长梦多。凌墨轩会因为她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想跟她合作。

    所以就在这之后的第二天,初夏派了人过来跟凌墨轩谈二人达成合作关系后的第一笔生意。

    她自己被打的很惨,不好出门就派了秘书过来。初夏的秘书在凌墨轩的办公室里谈了些什么没人知道。只有偶尔几个知道点内幕的人知道几天之后mk公司通过‘帝爵’公司的名义出口了一批货物。

    货到港口的时候,初夏还在医院里养伤。酒店的开业典礼上,她被那几个贵妇打的最惨。几个女人专挑她的脸上下手,声称要毁了她这张到处勾引人的脸蛋。

    一顿暴打下来,鼻青脸肿不说,最要紧的是不知道谁用长指甲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划了几道。初夏白嫩的皮肤禁不住这种刀尖似的指甲,当时就血流满面了。到了医院之后,医生也说她的脸算是毁了,想要恢复容貌只能伤好之后去整容。

    这个结果对初夏这个脸胜过一切的女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所以在医院养伤的很多天她都避不见客。直到这天凌墨轩来了。

    初夏本来也不想见凌墨轩,她不想让自己现在这幅样子被凌墨轩看见,可惜她特意安排在门口的二个保镖没有拦住凌墨轩,她满脸血痕的样子还是被凌墨轩看了个清楚。

    不只是凌墨轩,甚至还有苏末。

    初夏不懂,为什么他来看她,还带着苏末。

    “凌先生,你这是……”她的目光飘向苏末,带着一丝厌恶。

    本来她就不想自己这幅样子出现在心怡的男人面前,更何况这男人现在还带着他的妻子,初夏猜不透凌墨轩的意思,却本能的厌恶苏末。

    凌墨轩顺着她的目光侧目看了身边的苏末一眼,伸手拉起了她的手紧紧攥在手中,又冲她微微一笑。

    见他一贯冷峻的脸上带出了笑意,初夏的目光更沉了。

    刚想再开口,凌墨轩的目光便转向了她,“初夏小姐,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一个有些不好的消息。”

    “什么?”初夏一紧张,想翻身坐起,又扯痛身上的伤,疼的她又跌了回去。

    凌墨轩没有多耽误一秒钟,冷声便道:“你通过我公司走的货被海关查验了。你我之间签订的一些文件也一并交给了他们。接下来的事情,大概就不需要我出面了。”

    “你……你什么意思?”

    初夏惊的脸色雪白,也顾不上什么疼了,撑起身子,死死的盯着凌墨轩。

    凌墨轩冷冷一勾唇,“我的意思不是很明确了吗?你想借我的渠道走私一批文物,不过很不巧,被查验了。”

    “不,不可能,你不是说你有办法把这批货送出去吗?”初夏惊叫。

    凌墨轩没说话,却摇了摇头,仿佛对她的智商相当失望。

    “初夏小姐。”苏末突然开口,初夏看着她,听她用与凌墨轩相差无几的冷淡语气道:“你想利用墨轩帮你干走私的勾当,这个念头实在太幼稚了。我们今天来就是告诉你,这一切本来就是一场戏,国际刑警那边已经盯上你和你身后那些人了,可他们没拿到你的证据,才请墨轩帮忙,引你出来。现在你明白了吗?”

    “……不,这不可能。”初夏不敢相信的拼命摇着头。

    与此同时,警察自门外而入,初夏看看一身制服的刑警,又看看凌墨轩。

    她的目光紧紧的粘黏在凌墨轩的脸上,怎么都不相信这个男人原来从头至尾都没有对她动过什么心思,而只是想配合警方抓她。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男人不被她迷倒?初夏脸上瞬间写满了震惊,不解,和绝望。

    “我们走。剩下的交给他们。”凌墨轩根本没多看初夏一眼,只是低头对苏末轻声说道。

    苏末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便跟着他一起转身离开了。

    出了医院,苏末才仰头微微一笑问道:“你为什么非要带我来这里?”

    凌墨轩松开她的手又揽住她的肩膀,“我想让她知道,并不是每个男人都稀罕她那种女人。至少,我就不稀罕,多看一眼都难受。”

    “你是为了让她看清楚吗?凌墨轩,你不老实。”苏末一副我是女诸葛的模样看着他。

    凌墨轩脸上的笑容荡开,“那你说,我为什么?”

    “你是做给我看的。想让我看见你对别的女人多么不屑一顾,看你多么守夫道是不是?你就是想邀功对不对?”

    “……什么叫守夫道?难听!”

    “为夫之道啊!凌墨轩,作为丈夫,你勉强算合格吧。”

    苏末的笑容比头顶阳光更灿烂,清澈的眼眸中映着凌墨轩无奈又宠溺的浅笑。

    八个月后,苏末终于迎来了她想了很久的小公主。病房内,一屋子人围着粉雕玉琢的小家伙看,个个脸上都是喜气洋洋,只除了一人。

    “盯当哥哥,你有妹妹了,是不是不要灵儿了?”

    吃醋的小丫头在后面拽着正在聚精会神观察自家亲妹妹的凌宝,只可惜凌宝现在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婴儿床上这个小东西给吸引了,没空搭理后面这个小尾巴。

    “你别吵啦。我妹妹在睡觉耶,你这么聒噪会把她吓着的。”

    凌宝是头也不回的就嫌弃上了,灵儿小脸立即垮了下来,松了手转向她妈,委屈道:“灵儿不要跟叮当哥哥玩了,叮当哥哥好坏。灵儿不要他了,妈妈,灵儿也要自己的哥哥,你给灵儿生个哥哥吧。”

    “这个……难度有点大。”

    乔小芮为难道,楚河却在一旁笑的要抽筋了。

    “你笑什么笑?都怪你。还笑。”

    乔小芮瞪他一眼,楚河翻了翻白眼:“怪我什么?”

    “怎么不怪你了?你看看人家,一子一女,都凑成好字了。咱家灵儿才一个人,还怪孩子孤单吗?”

    乔小芮抱起灵儿,很有理的控诉着。

    楚律师扶额:“不是你说只生一个的吗?”

    “我现在改主意了行不行?”乔小芮瞅了一眼那睡的正香的小人,又看看悬在那小人头上的凌宝的脸,心里艳羡开了。

    躺在床上的苏末见这二活宝这样,忍不住想笑,一笑又扯疼了下身的伤口,轻呼了一声惹的凌墨轩心疼不已。

    护妻心切的凌总裁立即冷眼扫向那一家三口,“你们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走吧。我老婆和女儿都要休息,别在这吵了。”

    “……凌墨轩,你这就下逐客令了?你生了二宝了不起是吗?太欺负人了。”

    楚河气道,凌总裁微微一笑,颇为得意:“对于你这种低效的来说,我确实有得意的资本。”

    “……”

    楚律师傻眼了,瞄了乔小芮一眼,就直接把她连带着怀中的小丫头一起扯了出去。

    “走,回家生二宝去,欺人太甚!”

    (全文终)

    本作品由番茄小说(<a href="http://www.xrmsxs.com" target="_blank">www.xrmsxs.com</a>)提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