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章

作者:梅子黄时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新老用户记住番茄小说最新网址:<a href="http://www.rmsxs.com/" title="番茄小说">www.rmsxs.com</a></br>     第5章

    第一次去他的家里。位于中心地段的豪华尊贵小区,二十八层的楼高。她站在客厅里,从大片的落地玻璃望出去,半个城市似乎就脚下,当真是万丈红尘,花花世界。虽说她对他的事业和背景从来不感兴趣,也从来没问过他,他也没有说过。但对着这么大的客厅,还是他一个人住,还是禁不住,吐了吐舌头:“浪费!”。

    他正从厨房里出来,手上拿着二瓶矿泉水,将拧开瓶盖的一瓶随手递了过来,依稀听到她仿佛说话,便问了:“什么?”蓝瓶的SAN BENDETTO,她瞄了一眼,吐了两字:“腐败!”长期对外打交道的关系,对这品牌还是有一点点了解的。这个牌子源于中世纪,数百年来为欧洲王室贵族最爱的饮用水。撷取自意大利SCORZE地表以下300米的纯净天然岩层矿泉水,再配合最先进的设备于无菌无污染的环境下完成装瓶和包装。在国外已是价格不菲,更何况是要空运到国内呢!

    他挑了挑眉,微微笑了笑,仰头喝了几口,说不出动作帅气动人。连喝水也这么优雅,好看!!她心里极度的不平衡,嘀咕:“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有人再对我说教,说什么世界是公平的!我铁定把瓶子砸过去。”

    他看了一下风景,转头道:“第一次细细看,倒还可以。”像是解释似的:“我只偶尔住这里。这个窝,知道的人可不多。除了我妈!”她笑了笑。他却继续:“我是孙悟空,我妈是如来佛。”她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佩服!”

    他斜眼看着她,带着说不出的味道:“有机会你可以跟她聊聊,讨教一下如何能练就此等工夫的!”她心里一动,说不出的讶异,却还是笑着摇头:“不用,不用。我比较笨,估计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他脸色似乎沉了一下,又仰起头喝了口水,没有再说话。

    她四下里随意参观了一下。漂亮的如同装潢杂志的样板房,现代化的设计,白色为主,深驼色的配色,线条很俐落清爽。可能因为钟点工人打扫的关系,纤尘不染的。

    靠在进口的意大利沙发上,舒舒服服的叹了口气:“这个房子一个人住,也未免太大了吧!真是浪费啊!”心中感慨万千,普通人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这么一套房子的。她好象对舒适的东西很难免疫,能坐着绝不站着。他依旧站在落地玻璃前,头也没回,飘过来一句话:“不然你跟我一起住啊!这里应该够我们住的。”

    她心中咯噔了一下,笑吟吟的耸了耸肩道:“算了吧。我可不敢坏了江少的事。万一,你要是带美女回来,多不方便啊。我可不敢破坏你的艳遇哦!”她又不是笨,怎么会不知道他除了她还有其他女人。就算没有其他女人,他和她也是绝不可能的。他半转过头,却没有看她,眼中似乎有光芒闪烁:“放心,这里够大,房间有几间。”

    她只含笑轻啜着矿泉水:“哦,那我先了解一下!那我可以带朋友回来吗?”他转过头,可能是因为阳光照耀的缘故,眼中竟微微闪光,饶有兴趣的道:“哦,男性朋友吗?”她抬头,笑着对着他的目光:“如何?是否可以?”他笑了出来,好看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一字一顿:“你说呢?”口气还是很从容平静,但话里阴森听来很恐怖。

    她转过头,看着墙上的装饰画,竟然是走温馨风格的,一点也不像他的作风啊!耸着肩,一脸的轻松,道:“所以说吗,我还是回我的窝去。”看他一脸阴沉的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慢慢凑了过去,轻声的说道:“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认床!”她其实认许多的东西,旧的,老的,过去了的,总觉得比现在的好。

    他冷哼了一声,将手里的瓶子往木质的矮几上一扔,转身就走。她也无所谓,开了电视,60-70寸的液晶大屏幕,放着不看简直是暴殄天物。抱了个柔软的抱枕,横躺在沙发上,胡乱着按着遥控,没有什么好看的频道。最后,还是停在中央新闻台,听着整点新闻女主播清脆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传来。每天都是些伊拉克死伤报道,可以占去1/5的新闻版面的。这个死美国,好事情不做,坏事是做尽。

    沈小佳那日和小王在聊天:“这个美国佬,还让不让人活了。每日里逼着人民币升值,我们进出口还做不做了??真不知道当初学英语做什么?给他们美国佬做嫁衣裳!真是火!”小王也跟着叹气:“小佳姐,人家以前想着的是学好外语,去赚大把大把资本主义钱的啊!”沈小佳忍俊不禁,笑了出来:“小鬼头,想法倒是挺好的。算了,给你个建议,去泡个美国妞,直截了当,跟赚资本主义的钱一样,也算是为国家作贡献了。”逗的整个办公室里哈哈大笑。

    如今这么想来,还是觉得好笑。抱着抱枕,细细颤动。他进了客厅,便是看到这副情景。俯下了身,问道:“笑什么呢?这么好笑。”语气一如既往,已然平静了。

    她换了口气,便已经闻到他身上传来了清新的沐浴香味,原来是洗澡去了。随手指着电视上正在播新闻的男主播:“觉得他长的帅。”“没一句真话!”说归说,他转头,盯着看了一会电视,又转了过来,详细审视了她看了半晌:“眼睛有问题了,是不是?有个超帅的站你面前,竟然还说电视里这个帅。该去配副隐行眼镜了!过几天带你去电视台看看,包管你以后对这些全都免疫。”

    她也学了他的样子,挑了半天的眉毛,语气怀疑的道:“真的还是假的?”他笑了出来,仿佛被她逗笑了似的:“去了就知道了。”

    电话,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她一听就知道是自己的,想爬起来找电话。他手长,已一把抓过她的包,递了过来。她翻了出来,屏幕上显示“邢利锋来电,是否接听”。她按了接听键:“喂。”邢利锋爽爽的声音传了过来:“在忙吗?”她抬头,正好看见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细细的盯着她,像是在审查。

    她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玻璃墙边,底下车也匆匆,人也匆匆,道:“不忙。你呢?”邢利锋呵呵的笑:“一样。所以想到你了!”她也笑了。“晚上一起吃饭,我过来接你。”邢利锋在邀请她,这个月他已经邀请好几次了。她转过头,见他正趴在沙发背上,只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她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仿佛是在觉得在做一件对不起他的事情似的,已开口拒绝了:“不了,改天吧。我今天已经约人了。”

    “男人?”他笑着看着她挂了电话。他与她之间彼此尊重隐私,向来互不多问,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因为以他们的关系还远远未到交代行踪这个地步。他这么一问,算是过了界了。她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有问题吗?”他没有回答,只过来抱着她,轻重不一的在她细嫩的脖子上啃了起来。又痛又痒的。她用力推他:“拜托,我还要见人的。”只见他熟练的躲开了她的手,又往她唇畔压下去。

    他的动作越来越火热,她挣扎着要避开他的手:“不要闹了!大白天的!”他已将她一把打横抱了起来,阵地转移到了卧室。她刚刚参观的时候明明只瞄了一眼就躲开的啊,怎么一下子就到那里了。经后来的事实证明,她还是在卧室里的时间比较多。

    或许是因为不习惯,一早就醒了。陌生的光线、陌生的床、陌生的天花板,什么都是陌生的。让她的脑袋里有几秒钟的空白,等看到半裸着他,横跨了大半个床。她才想到,这里是他家。她呆了呆,拉起了被单,裹在身上,靠着床沿,离他远远的。竟然睡不着了。她平日里是最喜欢星期日的清晨的,总觉得可以肆无忌惮的赖在床上,仿佛小时侯,寒暑假的时候,父母亲也不来唤她起床,她想赖多久就可以赖多久。

    转头就看到他放松的睡脸,像是个孩子。她很少看到他的这一面。她隐约觉得他带她到这里来,彼此又跨过了一个阶梯。突然之间,竟觉得烦躁了起来,不明所以的烦躁,反正是睡不着了,索性起了身。

    光线已经略略从照进来,因是秋天,亦不强劲,懒懒散散的洒了半地。进了厨房,找出了锅子,从冰箱将昨日煮的人参枸杞鸡汤和米饭拿了出来。一条一条的将鸡肉撕开,开了小火,将鸡肉丝,汤和米饭倒在锅子里细细的炖起来。又取了几个蛋,慢慢煎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刻意的学做菜,读书的时候太忙了,忙着打工赚钱都还来不及。直到真正有了稳定工作后,才开始慢慢学会善待自己。有空就去菜场,买点东西,自己一个人煮着吃。就这么也就会煮会弄了,仿佛也是一个证人,见证了她走过的路。除了家人,他还是第一个吃到她煮的菜的人。原本以为他应该是挺挑剔的人,但对她煮的食物,倒也不挑。基本上都会吃个干净。

    他也醒了,闭着眼睛,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人。就穿了件睡衣走了出来。客厅里已经是满满的香气了。他心头一暖,仿佛是在寒冷的冬天,看到了家里的一盏暖暖的灯光。知道她在厨房。果然,她赤足站在流离台前,正在熬粥。他轻轻从背后将她拥住,嗅着她身上若有似无的香气,其实可能也不是香味,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用过香水。就是她身上的味道,他闻着,心中竟然一片平静,就如同那海经历过了波涛,经历过了海啸,最终得到了平静。

    她尝了一口粥,确定了味道和浓稠度,道:“快去洗脸,开动了。”他靠在她肩上,低低“哦”了一声,仿佛含着无限的喜悦。这才放开了手,回了洗手间梳洗。

    他很快便出了来,神清气爽的。接过她手上的粥,端到餐桌上。又抢着拿了筷子。其实她的手艺也普通,他这么多年,尝遍了天下美食,早已是极难伺候的了。但看她煮东西的样子,为他煮东西的样子,他只觉得心暖,仿佛心底里头放入了颗小火苗,扑哧扑哧,跳跃不停,全身都被熏的暖洋洋,懒洋洋的。

    两人默默无语,只细细的品粥。因煮的久了,鸡肉已经煮的了酥烂,入口即化。他吃的有些狼吞虎咽了,偏偏还是极优雅的样子。空气里带着一股香甜,仿佛一片的温馨。

    门铃也凑了热闹,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安慰的朝她笑了笑:“估计是管理员。”一大清早的,想来也没有别人。她继续与她碗里的粥奋斗。

    看来来的人应该不是管理员,她轻瞄了一眼,西装笔挺的一个男士,应该是他的属下或着有求于他那种,神色间很恭敬。一来因隔得远,二来她也不想知道,所以他们的谈话她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倒是感觉到那个男的眼光,扫了好几次过来。她只淡淡的喝粥,边吃还边再想:“自己的手艺好象又进步了些!”

    等他回来,她都已经吃的八分饱了。放了碗,懒懒的托着下巴。他笑着看了看她的碗:“这么一点就饱了啊?跟小鸡啄米似的。”她横了他一眼:“知道不?这叫为国家,为世界作贡献,没看到非洲有多少人没吃饱吗!”

    他心情极好,呵呵直笑:“那这一大锅怎么办?”她站了起来:“不吃就倒了吧!”作势要拿锅。他已一把扯住了她:“好了,开玩笑的。我吃光还不行吗!”她得势不饶人:“一口也不许剩。否则罚洗碗。”他含着粥,模糊不清的嚷嚷:“烦死了。老了可怎么办啊?”

    她只觉得心底一沉,不再去理他。回了客厅,缩在沙发上,拿着遥控气,一顿乱按,就是找不到一个好看的频道。

    他倒是在厨房里磨蹭了半天才出来的。她也没有抬头:“还以为你在里面孵鸡蛋了呢。”起了身,去了厨房想整理东西。一进去,却是吃了一惊,他竟然已经帮她把东西收拾干净了。他怎么会做这些,恐怕从小到大也没有做过的吧。一转身,他就站在身后,定定的看着她,温柔的道:“我吃光了,也洗好了。”

    插入书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