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章

作者:梅子黄时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新老用户记住番茄小说最新网址:<a href="http://www.rmsxs.com/" title="番茄小说">www.rmsxs.com</a></br>     番外二 生气专用房

    睡了一天了,到了晚上精神却好了起来。抓了抱枕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按了一圈的遥控器,没什么好看的。于是就停在了一家正在播关于婚前公证节目的电视台上,故事无外乎是一个美女找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山盟海誓下来,等到结婚的时候男方要求双方婚前公证。女方自然不肯,所以吵啊,闹啊,就有了电视里的一幕……

    她正看得津津有味,他就推门进来了。从沙发后头抱着她,问道:“怎么不睡觉了啊?”她拨开他的手,没好气地道:“每天除了睡就是吃,除了吃就是睡,我又不是猪。”自怀孕后,工作早被他给辞了。说起这件事情,她还是很耿耿于怀,都已经是下半年了,到了年底她就可以拿业务提成了,上半年她做得不错的啊,想来那奖金肯定把沈小佳羡慕得又跺脚又媚馋的:“请客请客……”光想想那样的场面就开心,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想想就气,别人怀孕了还不是照样上班,以前隔壁部门有个女的,一直做到预产期的那一天,结果在办公室里肚子痛了,直接打120去医院。等生完了,还跟她们开玩笑:“这叫工作、生孩子两不误。”她又不是多生了一只角的,哪有这么娇贵。

    他自然知道她还在生他自作主张把她工作辞掉的气,笑着哄道:“没有,你绝对没有像猪啊。猪哪有你这么舒服啊?”她本想狠狠地瞪他一眼的,但还是笑了出来,心惰舒畅了不少。

    看着电视里的女人正稀里哗啦地往下掉眼泪,她抬头问道:“你怎么没有想过跟我去婚前公证啊?”他看着她,哑然而笑:“我为什么要跟你去公证呢?”她眨了一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指着电视里的节目:“看吧,看吧,有点钱的男人都这样的……”他这才移了眼光去看了两眼,就懒懒地转了过来,抱着她,仿佛不值一提。

    她用手肘碰了碰他,调皮地说:“知道晚了吧。谁让你结婚前没公证呢?现在是不是后悔得想要拍大腿啊……”他哧哧地笑了出来,很配合地说:“是啊,是啊,怎么办呢?所以啊,我就一辈子不能跟你离婚,否则我一半的身家就没有了。”她眉开眼笑了出来:“那你说说,你一半的身家有多少?”她从来不关心他的事业、钱财方面的东西,所以自然不知道。

    他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干吗?”她笑道:“等我哪一天腻烦了你,就跟你离婚,拿着你的票子,再找下一春。”他嘴巴用力了起来,弄得她耳朵又热又疼又麻又痒,轻轻地吐了句:“你敢!”她想推开他,却没有成功:“我为什么不敢?”他笑了出来:“知道我是什么吗?牛皮糖听过没有,反正我这辈子是赖定你了。”钱这种东西,只要你活着,一辈子也赚不完。如果一个男的真心爱一个女的,永远不会跟她说要婚前公证。就算离婚了,女的拿走了一半又如何呢?有本事的男人照样可以再赚出几个、几十个身家出来。

    她推不开,只好任他抱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又道:“如果我是那女的,就跑过去甩上两巴掌,然后杨长而去,哭成这样子,值得吗?浪费眼泪。”他笑了出来,可以想象那样的场面。这种不纯粹的感情,她是绝对不会要的。

    他换了一个电台,她抗议:“干吗换掉啊,看看不挺好的吗?多学点知识啊。”他换到了一家正在教国画的电台:“要学学这个,胎教……”她笑了出来:“我也在胎教啊,教你儿子精明一点,少上美女们的当.这种事情当然要从胎教开始啊。”他哑然,她什么都占理。

    看了一会,她好像又开始有点迷糊了,在他腿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等着睡意来袭。他的手在她肚子上轻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默默,你后来怎么同意我的求婚呢?”自她怀孕后他几乎每天脆一次,她看到了,到后来连柜绝都懒了,直接用脚踢踢他,仿佛在赶东西似的:“走开了啦,妨碍我走路。”

    她闭着眼睛,却笑了出来:“那是我伟大,知道吗?心想着就当回垃圾桶算了,回收你。省得你再去污染别人。”他双手小心地围着她的脖子,佯装生气地道:“你说我什么,垃圾!你再给我说一次试试。”她眨着清澈如水的眼睛,认真道:“真的。我想着与其让你去害别人,不如就来害我吧。我这次就为国家作一次贡献,牺牲一下小我吧!”他又气又好笑,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看在宝宝的分上,算了。否则我肯定好好污染你,不让你白担了为国家作贡献的美名。”

    她笑了出来,在他身上蹭了几下,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慢慢地睡了过去……

    怀孕之后,她嘴巴馋到了极点。她天天这想吃那想吃,而他负责风雨无阻地满足她的要求。这天,两人吃好饭,准备回家。

    车子经过她以前住的附近,她看到了熟悉的街道,趴在车窗玻璃上看了好一会儿。只见他方向一打,转入了小区。她转过头说:“去那里干吗,房东不是已经把房子卖掉了吗?”搬家的事惰也是他在处埋的。本身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她唯一要的只是她以往买的那些带有蝴蝶图案的杯子、枕头、装饰品一类的东西。但这个也是他负责的,她问过一次,他说都处理好了。她也就没有再问了。

    他笑道:“我们就到楼上看看,顺便跟儿子说说,他老爸和他老妈第一次嘿咻的地方……”他还未说完,已经被她一把捂住了嘴巴,脸色绊红:“江修仁,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她就是如此,这方面一提就脸红耳赤。

    他拉着她的手上了楼。新的屋主竟然连房门也没有换,还是那一扇,暗暗的棕色带来深切的熟悉感。进不了门,就静静站在走廊上。她靠在他怀里,看了一会儿,满足地说:“我们回去吧。”他笑道:“回去,为什么要回去,这是我们的屋子,不进去看看吗?”

    她猛地转头,只见他眼里爱意无限,忽然明白了过来,原来跟房东买房子的是他。他从口袋里取出了钥匙,递了一把给她,摇了摇手中的另外一把笑道:“看吧,下次你再也不能把我锁在门外了。”她看着他,觉得眼底有微微的湿意。这真是个傻子,自已就是做房地产的,有的是房子,竟然还会从别人的手里买房子。而且还是半旧的,地段又不好,就算做投资也不值得,真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赚来的,这么傻。

    里面一点也没有改变,她的东西依旧在原来的位置上,好像随时在等她这位主人回来。屋子里很干净,纤尘不染。看来他不只买了房子,还请了人定期打扫。

    她转过身,默默地抱住了他,她的肚子微隆,这么一抱,就仿佛一家人相拥在了一起。一切无声胜有声。好一会儿,他牵过她的手,将那一把备用钥匙递给了她:“这里永远是你生气时的一个窝。”其实有时候回想两人吵架的场面,在门外绞尽脑汁地哄她也是一种幸福。

    人生的路上,柴米油盐酱醋茶,谁能保证永远如漆似胶呢?而他愿意在她生气的时候在这扇门外面哄她,虽然哄的手段不甚高明,但他想,除非是只猪,否则再练个几年,应该会有进步的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