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美妙的夜晚

作者:凉淀菠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生活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问题,如果你留心观察,答案往往就你的身边,只是大多数人不会去留意这些细节,毕竟现代人的生活已经太过匆忙了。

    杜奶奶的后事处理完毕的第二天,杜先生和杜太太就返回国外去了,只留下汀兰一个人呆在家里过暑假,跟姐妹们呆在一起能让她快些从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汀兰正在读研,本来是没有假期的,不过因为有亲人离世,所以汀兰的导师特意给她批了两个月的假,让她好好的休息休息,反正这段时间即使是让她回学校来,她也总是会心不在焉的。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连高处的树叶都像随时会被烧着似的。

    这天下午,苏小小为了帮助汀兰缓解悲痛情绪便打电话约大家一起去游泳,白静说工作忙来不了,林欢喜要看孩子,就只有罗小冰一个人应了约。

    罗小冰开车带着苏小小和汀兰去一家名牌泳具店里买了泳衣,苏小小和汀兰还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商店里买这些东西,所以难免会显得有些不自在,不过有罗小冰照应,所以二人也没怎么露怯。

    千挑万选之后,苏小小选了白色的两件套,汀兰则挑了件筒式的连体装。罗小冰直笑汀兰不如去教堂做修女,这反倒让汀兰的心情好了些。

    三个人来到一家会员制的室内游泳馆,罗小冰在吧台付了三个人的钱,总共一千五百块。

    苏小小惊呼:“游个泳要五百?”

    罗小冰没好气的答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还是看我面子打了折呢,要是光你俩,先办个会员也得好几千了。”

    泳池里的水比天空还蓝,能映出苏小小清秀的面容,她的身材也衬的上那昂贵的两件套泳衣,白色让她看起来显得很性感。

    汀兰虽然保守一些,但是在水里却游的欢实,清澈的水流洗去了她脸上连日来的沮丧。摘下近视镜,一双纯洁眸子,小巧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汀兰其实也是个挺有气质的女人。

    这里的泳池不像外面的露天游泳馆那样热闹,因为消费高,孩子也少。泳池里仅有的喧闹声都是从罗小冰那里传出来的。

    穿上花色比基尼的罗小冰显得格外迷人,在她周围不停的有男人上来搭讪,这要是苏小小的话肯定会显得不自在,不过罗小冰对于这些早已是应对自如。

    罗小冰一边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优越感,一边戏耍着环绕在她周围的男人们,还时不时和一旁那个身材健硕的游泳教练抛抛眉眼。

    苏小小觉得罗小冰跟那个教练可能有暧昧,但她也没多说什么,苏小小很少八卦这些。

    “欢喜以前最喜欢游泳,真可惜她来不了。”汀兰叹道。

    苏小小不想让汀兰有一丝的郁闷,就连忙说:“她不是每周还去打一次网球?”

    汀兰笑着说:“她现在的情况,一个月能去一次就不错了吧。”

    汀兰说完往苏小小脸上撩了一抹清水,苏小小没防备,正要说话时却被水浪盖了个正着,呛的她直打喷嚏。两人到这会儿才彻底放开,也在泳池里打闹了起来。

    三人从游泳馆出来时天都快黑了,罗小冰拨通了白静的电话:“下班没?一起吃饭。”

    白静还在公司,只说让大伙儿先去,她晚点到。

    罗小冰本想叫林欢喜也出来,到最后却被林欢喜给劝的大家一起去了她家,由她给大家做菜吃。

    林欢喜的家离罗小冰住的小洋楼不远,所以当经过那栋小别墅前,苏小小说什么样的人才住的起这样的房子时,罗小冰便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大姐,这是我家。”

    林欢喜的家也是小院子,却没苏小小家地方宽敞,也不是汀兰家那样的小二层,就只是一处将近百十平米的平房加上一个窄了点的前院。

    三人才到林欢喜家门口时,就看见白静的车已经停在那儿了。

    “这疯丫头倒来得快。”罗小冰拎着包锁好了车门,一边走一边嘟囔着。

    苏小小听见罗小冰的话,说:“她向来都是这么风风火火的。”

    白静开门时罗小冰狠狠的在她脸上捏了一把,以惩罚她竟然比自己来的还早。

    白静也没还手,只笑着说:“想飙车的话就找个时间,大家切磋切磋。”

    苏小小约大家出来的本意是想给汀兰散心的,可当姐妹们聚齐之后,苏小小觉得也许应该把那件关于红色八叉的事说给汀兰听。

    饭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家常菜,唐鑫宇自己端着个小碗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林欢喜则把唐浩宇放在自己身边的宝宝椅上。

    “说真的,以前上学时,你们谁能想到欢喜能烧的这样一手好菜?”白静夹起块裹着糖浆的里脊肉送进嘴里,“我真是好久都没吃过一顿这么丰富家常菜了,看来以后我得常来。”

    罗小冰也附和道:“是啊,就欢喜以前那德性,唉,真是世事难预料。”

    “我以前什么德性?”林欢喜问。

    汀兰举起筷子指了指罗小冰:“就跟她现在一样。”

    罗小冰夹起颗花生米砸向汀兰:“少废话,难道像你一样跟个尼姑似的就好啊?”

    “我可不是尼姑,我就是个学霸而已。”汀兰歪着头笑道。

    眼见汀兰心情大好,苏小小张口说:“汀兰,那天我们去你家,在你奶奶的床底下找到一张纸片。”

    苏小小这话一出饭桌上瞬时安静了下来。

    “什么纸片?”汀兰好奇的问。

    “在静子那儿。”苏小小答道。

    白静连忙从小巧的白色手包里把那张纸片取了出来递给汀兰,汀兰接过纸片看了看,说:“这写了个十字还是个八叉?什么意思?”

    在苏小小把杜奶奶手指上有伤口的事讲出来之后,汀兰连忙说:“这事情那天怎么不跟我爸妈说?”

    “现在说什么也都只是猜测,也许这根本不代表什么呢?那天你跟父母都哭的那么伤心,这捕风捉影的事情,谁好意思开口呢?”苏小小答道。

    “那现在为什么又讲给我听?”

    白静见汀兰有些急,于是拍了拍她的肩,说:“我们只是觉得有必要拿给你看看,你在家里呆的时间比你父母要长,既然连你也觉得这没什么可疑,那这张破纸自然也代表不了什么。”

    “要我说她们是活的太乏味,总想着找刺激,哪儿有那么多阴谋了,我一开始就没把这个当回事儿,现在连汀兰都闹不明白,就说明你们那些恐怖的猜测都属于扯淡,这也算是真相大白了吧。”罗小冰得意的说。

    “快快快,菜都凉了,既然是淡那咱们也就别扯了,吃饭,我去看看汤熬好了没。”

    白静听林欢喜说还有汤,于是迈着小步子跟着她一起往厨房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叫唤着:“我的天呐,我真是爱死你了。”

    吃过晚饭时间还早,于是在帮林欢喜收完锅碗瓢盆之后,罗小冰就提议不如来打会儿麻将。

    林欢喜每天在家带孩子,好容易有人陪着打牌,于是头一个就响应了罗小冰的号召。

    白静平时工作忙,难得有空打几圈牌放松放松,她自然也是点头同意。

    苏小小更是没意见,反正时间还早,玩玩也好。

    至于汀兰,这个......汀兰不会打麻将。

    方方正正的麻将块垒的整整齐齐,“辛苦你了,学生妹。”罗小冰掷了筛子抓了牌,还不忘朝正在看孩子的汀兰白话两句。

    “辛苦什么,这动画片我也爱看。”汀兰随口答道。

    白静晃了晃脑袋,叹了口气,低下头去继续看自己该打哪一张牌。

    “红中。”

    “杠!”罗小冰激动的叫嚷着,“让我来摸一张。”罗小冰使足了吃奶的力气,恨不得把麻将牌给抹成平底。

    “摸不出来直接看不就完了嘛,费那个劲。”苏小小一把没胡心里有些烦躁,所以才催促罗小冰快点,平常的她还是很有耐心的。

    “你小丫头片子懂什么,这样才有感觉。”罗小冰说着把手里的牌往桌子上一敲,“杠上开花!给钱给钱。”

    “你们轻点儿,两个孩子都睡着了。”汀兰示意姐妹们小点儿声。

    “动画片演完了?”白静一边给罗小冰付钱一边问。

    汀兰从沙发上站起来打了个哈欠:“早完了,看这架势小冰骗了你们不少钱啊?”

    罗小冰把钱塞进小抽屉,指着汀兰说:“别乱盖啊,姐们儿可是玩技术的。”

    “都知道你技术好,行了吧,好的不要不要的了。”

    白静话里有话,罗小冰也不介意,只是怪模怪样的一字一顿说:“老、处、女。”

    白静码好了手里的牌,回击道:“这圈就收拾你,扔骰子。”

    林欢喜家的牌局进行的正热闹,却也没吵醒两个睡着的孩子。大家享受着这美好的夜晚,谁也没有留意到此时在电视上播出了这样一则新闻:郊外发现一具无名女尸,因为尸体损毁严重,所以无法准确辨认其身份,初步怀疑是曾于临市中心医院任职产科护士的在逃嫌疑犯安素娥,安素娥早年曾就职于和善精神病院,后调至临市中心医院工作,曾因涉嫌婴儿谋杀案被起诉,因为没有证据后被判无罪释放,今年三月份又发现其与多名婴儿失踪案有关,在被法院宣布批捕后失踪,现警方正在对本案做进一步调查。

    现代人的生活太过匆忙,所以如果能有片刻的欢愉,他们都会抛开烦恼沉浸其中,能静下心来观察生活的人越来越少,所以如果你想做个善于观察的人,那你一定能发现原来生活中种种莫名问题的答案,也许就在那个问题本身当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