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赌局

作者:凉淀菠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大公司里上班的女人都是要化妆的,这是规定,不过白静却是个例外。不仅因为她的职位是总裁,更因为她的皮肤实在太好了,所以也不需要额外的修饰,只是一层淡淡的唇膏却也足够使她显得光彩照人了。

    白静做事很拼,用刘董的话来说她就是一条鲨鱼,圈子里的人也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大白鲨。

    女人自然不希望自己有这样的名声,可白静没办法,她必须得努力,不仅因为要经常替父亲还赌债,更重要的是还得支付奶奶在养老院的费用。

    白奶奶其实腿脚挺利索,无耐儿子不争气,三天两头的有人上门要账,白静不希望奶奶遭受这些骚扰,所以就把她安顿在了离花园街不远处的一所养老院里。白静自己也从老院子里搬了出来,就住在罗小冰家前边的高层公寓。

    其实大家的住处离的都不远,只是因为生活上的琐碎事太多,所以也并没有经常聚在一起,这样的情况直到苏小小回来后才有所改善。

    白静的主要工作是用尽一切手段去收购有潜力的小型公司,然后再把它们拆开卖掉,桩桩都是大生意,马虎不得。白静从小职员做起,短短几年功夫已经爬到总裁的位置,不仅因为刘董欣赏她,也因为她确实有这个能力。

    白静的父亲叫白长青,小眼睛宽鼻梁,头发秃了一半,几十岁的人了还是整天不务正业,除了爱看老电影之外就只会赌钱,在大大小小的场子里都是熟客。

    白静劝过他很多次,让他别玩那么大,输归输,起码少输点儿也好。白长青却每次都有反驳的振振有词:“输赢有时候并不重要,输并不等于失败,没人能赢得全世界。”

    家里的烦心事太多,所以白静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这能让她暂时忘记生活中的烦恼,她也确实喜欢那种完成征服之后所带来的成就感。

    白静能创造财富,也能使一些人在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东合公司的老板魏东兴就是白静的手下败将。

    魏东兴从前也只是做点小买卖糊口,一直到快四十岁时才攒下点家业。东合公司刚起步时做的很好,却在一单大买卖中被白静搅了一手,这直接导致他一贫如洗,妻子也带着孩子离他远去。虽然魏东兴不想承认自己输给了一个女人,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狡辩。

    白静把东合的收购计划书摆在刘董桌子上时,刘董连连拍手叫好,刘董五十多岁,也是见惯风浪的人,只是白静这一次给他的惊喜实在不小。

    白静和刘董在办公室里就东合的收购计划足足谈了两个钟头,当一切终于商议妥当白静从刘董办公室里出来时,却看见刘夫人正站在门口冷冷的盯着她。

    气氛有些不对了,其他员工们都只低头忙自己的事,整个办公大厅里静的可怕。

    刘董的老婆是个很懂生活的贵妇人,虽然年纪大了,却也称得上是风韵犹存。

    “白总,工作很忙吧?谈这么久,真是辛苦你们俩了。”刘夫人的话里是满满的怒气。

    “不辛苦,都是为了公司好,刘董他……”白静有些不安。

    白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是个响亮的耳光。

    白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虽然心里溢满了委屈,但她把泪水强忍在了眼眶里。

    白静挺直了腰板看着刘夫人,一句话也没说。

    刘董匆忙从办公室里跑出来冲着他老婆就是一顿嚷:“你别这么无理取闹!丢人都丢到公司来了!我跟小白要真有点儿什么还会等到现在?”

    刘夫人是懂分寸的人,女人在外面是要给男人留面子的。但是她看白静不顺眼已经很久了,所以今天才会动了手。她不相信白静是在跟她老公谈工作,因为每次白静跟刘董交谈时总是闭着门,谁也不准进去,就连董事长的夫人也不例外,谁让他们谈的都是些商业秘密呢?可这事情摆在眼前,任谁也免不了多想。

    刘董安慰了白静两句后就带着夫人一起离开了,白静把手里的文件丢回办公桌上,随后便昂着头离开了公司,在她等电梯时,办公大厅里已飞满了闲言闲语。

    白静进了电梯从手包里取出一根香烟夹在指缝里,电梯里另外一位年轻姑娘低声嚷嚷道:“不知道电梯里不让抽烟?真是没素质。”

    白静本打算出了大厦才点燃这支烟,不过那小姑娘的话却让她改变了主意。

    白静取出一枚精致的白色打火机把香烟点着,然后对着那小姑娘吐了个眼圈,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小姑娘被白静的气势吓着了,一直到出了电梯都再没敢吱声。

    白静身上总是装着一枚精致的白色打火机和一包女士香烟,她以前是个烟鬼,后来因为吸烟搞的呼吸道出了些问题,所以现在只有当心情特别不好时,她才会取出那细长的白色烟卷抽上一支。

    白静关上车门呆在密闭的空间里,要换做别人一定会大哭一场,但白静不会这么做,她从母亲离开之后就一直很坚强。

    电话响了,是白长青。

    “说。”白静一个字也不愿多讲。

    “小静啊!快来救救我!我被人家给扣了,他们要剁我的手!”

    “在哪儿?”白静一边说一边把车子打着了火。

    “长辉工业大厦三楼!”

    白静挂上电话踩足了油门往目的地驶去,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

    白静按下接通键,电话那头传来了苏小小的声音:“静子,有空没,我约了汀兰,待会儿咱们一起去游泳。”

    “我走不开,公司里有事要忙。”白静平静的说。

    “啊,那好吧,我们晚点儿再跟你联系。”

    白静挂上电话,把车子开的更快了。

    汪大海是市里有些名气的混混,在长辉工业大厦开了间赌场,还给输急眼的客人们提供高利贷服务。

    白长青已经不是头一次还不上钱了,所以当他再一次输了个精光时,汪大海就彻底的翻脸了。

    “上一次你拿了我三万块,再上一次是两万,我已经很宽限了,欠着债还让你上来玩,这次你还敢跟我开口,你当海哥我是凯子啊?我看你这老小子是活腻味了!”汪大海挤着一脸横肉恶狠狠的说。

    像汪大海这样的人往往都是说翻脸就翻脸的,平时什么客套话都是假的,目的只是为了榨干你兜里的钱。

    当汪大海发现白长青确实是个烂赌鬼时,知道从他身上是榨不出什么油水的。

    于是当白长青再一次在他的场子里输了个底儿掉之后,汪大海终于是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汪大海带着几个手下把白长青从四楼的赌厅拖到了三楼的办公室,这里是他办事的地方。

    白长青双手被按在桌子上,明晃晃的刀刃就搁在他的腕部。白长青也是不得已才给白静打了电话,他心里是不希望女儿来趟这遭浑水的。

    白静停好车来到大厦三楼时,看见有几个混混正在楼道里晃悠。

    白静径直走到他们面前,说:“我找白长青。”

    几个混混带着白静来到了汪大海的办公室,汪大海见了白静的模样时立刻笑的合不拢嘴:“哎哟,美人儿,快坐。”

    白静拉了椅子坐在汪大海桌子的对面,翘起二郎腿并点上一支香烟深吸了一口,低头冷冷的说:“他欠你多少钱?”

    “你是他女儿?”汪大海色眯眯的笑道。

    黑色的紧身小西装完美的诠释着白静凹凸有致的身材,黑亮的长发即使是扎着高高的马尾也显得柔顺飘逸,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再加上她那天生嫩洁无暇的皮肤和淡淡的唇彩,更显得娇艳醉人。

    “我问他欠你多少钱?”白静重复说道。

    “呵,还是个冷美人儿,利滚利十万块,你交钱,我放人。”汪大海说着话还不忘用双眼在白静全身上下来回的扫荡。

    “我没带那么多现金,刷卡行不行?”

    “我这儿就收现金。”汪大海有意刁难白静。

    白静才不屑于跟这种人兜圈子:“直说吧,怎么办。”

    “他可以走,但你得留下来陪我,就这么简单。”

    白静扔掉烟头站起身来说:“就是欺负人喽?”

    汪大海连忙笑道:“好妹妹,我可舍不得欺负你。”

    “你既然是开赌场,不如咱们赌一把,我赢了,我带人走,钱照给,我输了,我留下,你放他走。”白静淡定的说。

    “好!妹子果然爽快,海哥我也是讲究人,你赢了,人你带走,钱我一分不收,咱们两清,你输了,人我照样放,钱我还是不收,只要你留下。”汪大海见白静竟敢赌上自己,心里也不免对她有些佩服。

    “不能啊!女儿,你不能赌!”白长青听见两人的对话急忙高声叫道。

    “你给我闭嘴!”汪大海说着就抄起手边的烟灰缸狠狠的砸在了白长青的头上。

    白长青脑门上鲜血直冒,却还是奋力的叫喊着:“女儿你不能赌啊!让他们剁我的手吧!”

    白静看见父亲这幅模样,却冷笑着说:“那你还给我打电话?”

    “海哥,咱们玩什么?”白静说着话又回到桌子前坐了下来。

    “咱们简单些,就二十一点吧。”汪大海说完从抽屉里取出一副新牌摆在了桌面上。

    “可以,但牌洗好了就摊在桌面上,咱们自己接牌,不能让人发。”白静知道这些人赌钱都是带技巧的,而她只能凭运气。

    汪大海同意了白静的要求,崭新的扑克牌相互交叠碰撞出清脆的响声,这声音在白长青听来有如地狱的丧钟,而白静的心也已是跳的飞快。

    汪大海和白静一人接了两张牌,白静亮开第一张牌,是黑桃皇后,圈儿。汪大海则是一张老K,不过在这个游戏里这两张牌是一样大的,都代表十。

    汪大海看了看自己的底牌,问:“美人儿你还叫不?”

    白静小心的看了看自己的底牌,想了好一阵子,才张口说:“要。”

    听见白静说继续要牌,汪大海大笑道:“我不要了。”

    汪大海把底牌亮开,一对老K,二十点,白静咬紧了嘴唇。

    白静的第三张牌缓缓被翻开,又是一张皇后,不过是红桃的。

    白长青在一旁已经看的冷汗直冒,二十点,可白静还有一张牌没开,要知道在这个游戏里,超过二十一点,也算输。

    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只有天花板上的风扇在呼呼作响。汪大海和他的手下们不怀好意的盯着白静,只等这只洗干净晾干的小白羊开出她手里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后,大家一起生吞活剥了她,没有人相信白静能拿到一张A,连白静自己也不相信。

    白静缓缓掀开底牌一角,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白静拿出电话看了看,是罗小冰打来的。

    “下班没?一起吃饭。”罗小冰的声音听起来仿佛从未如此亲切。

    “我还在公司,你们先去,我晚点到。”

    白静挂上电话,从手包里取出一张□□递给汪大海:“密码六个一,谢谢海哥。”

    汪大海是很不想接过白静这张卡的,可当白静掀开底牌露出一张鲜艳的红心A时,汪大海只好无耐的说:“妹子讲究,海哥刷你十万,不吃亏。”

    “欠债是一定要还的,谢谢海哥了。”

    白长青跟着白静出了长辉工业大厦时,嘴里还骂骂咧咧着:“你个傻丫头!说好了不用给钱,你还拿卡给他们刷?”

    白静知道如果不出点儿血,那些人是不会让他们父女俩就这样轻松离开的,只是她也懒得跟白长青去说这些,白长青却不识趣,一直叨叨个没完。

    “我希望你下次用这双手赌钱时,能想想你这十根手指是你女儿用身子换来的。”

    白静扔下这句话,就驾着车子飞速离去了,只剩下白长青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原地嘟囔着:“这死丫头,敢跟老爸这么说话,还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这么远我可怎么回去?”

    车子飞速行驶,白静看了看电话里的短讯,是苏小小发来的:下了班来林欢喜家,她掌勺。

    白静把车子开的飞快,她只想快些见到自己的姐妹们,跟她们好好的聊聊天,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以庆祝自己死里逃生。

    至于今天发生的事,她一个字都不会提,因为她不想把这些险恶的事情带进别人的生活里,更不想让那几位从小玩到大的姐妹为了自己而受怕担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