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3.横财

作者:凉淀菠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红色的跑车内,两个女人像往常一样坐在各自的位置上,面对声泪俱下满心愧疚的罗小冰,白静不知道该说些怎样的话来安慰她,因为在这个时候,更需要安慰的人是白静自己。

    “希望那些生意上的事,不要影响到我们的感情。”罗小冰红着眼眶说,“你放心,我会让那混蛋帮你免掉这些债务,然后我会跟他离婚。”

    白静笑了笑,轻拭去罗小冰脸颊上的泪珠:“说什么傻话,离什么婚,生意场上这些尔虞我诈太正常了,没人有错,你不用这么自责。”

    罗小冰没再回话,她紧紧的抱住白静,对姐妹的亏欠让她愧疚到了极点,泪水不自觉的滑落,她觉得自己万死莫赎。

    “别哭了,不然眼睛都要冻住了。”白静轻抚着罗小冰的后背,心里默默的念叨着:“去他的生意债务,管他那么多,是时候给自己放个真正的长假了。”

    总是忙的忘乎所以的白静一下子成了闲人,她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打发时间,林欢喜觉得帮自己看孩子对白静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跟姐妹聊聊天,顺便照顾下小孩,还能吃到美味的食物,白静自然不会拒绝这样合理的要求。

    罗小冰在外面呆了两天之后还是选择了回家,一是因为她要想法子帮白静免掉那巨额的债务,二是因为她总在外头呆着也不是个办法。

    当罗小冰板着脸走进家门时,洛天虎带着微笑望着她,平静的说:“回来了?”

    “不管怎么样,你要帮小静把那些债免掉,不然她这辈子就完了。”罗小冰语气十分坚定。

    “我只是说她会欠债,可没说不帮她还啊?”

    “真的?”听了洛天虎的话,罗小冰心头的阴云一下子扫去了大半。

    “你总要给我些时间吧,钟伯那些人都盯的紧着呢,这么一大笔钱也不是说动就动的。”

    “你还用顾及他们吗?你才是大股东。”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把公司的利益摆在最前头,要不然怎么能服众?我会尽快摆平的。”

    “要多久?”

    “这次收购刘氏已经是四两拨千斤的生意,削掉一部分利润也没什么,这次的买卖是长线收益,我总得找些理由动用一笔钱拿去投资,然后转个弯再帮你朋友清债,龙头的位子不是那么好坐的,我总得考虑的周全些,大概要一周时间才能办妥。”

    “那这样说小静等于只是丢了份工作,并没有其他损失?”

    “可以这么说吧。”

    “你怎么不早说?”

    “你给我机会说了吗?你摔门就走了。”洛天虎无耐的叹了口气,“以后别动不动就摔门走人。”

    “生气才会摔门,你做出这样的事我能不生气吗?”

    “那上次呢?你跟人偷情被我发现的时候你也是摔门走了,生气的应该是我,但离家出走的人还是你,这怎么解释?”

    “你是不是还要提那件事?”

    “那算咱们一比一打和,以后这些事谁都不许再提,就当粉笔字擦掉了,怎么样?”

    罗小冰嘟着嘴慢慢悠悠的走到洛天虎身边坐下,过了几秒钟之后,才眨着眼睛扭头说道:“好呀。”

    悠闲的日子才过了两周,白静已经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比从前酥软了许多。

    电视机里的综艺节目热闹非常,白静端着林欢喜冲好的热巧克力,叹道:“安逸使人堕落,这话真是一点儿没错。”

    林欢喜白了她一眼,又把目光移回电视屏幕上:“这才哪儿到哪儿了。”

    “不知道小小最近忙什么呢,有几天没看见她了。”白静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挣扎似的动了动脖子。

    “帮她爸看商店呢,她爸不是把老房子让给她跟麦子了嘛,她肯定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每天在店里帮帮忙,就当是还房租什么的吧。”

    “还房租,假模假式的,还心里过意不去,有这么个好爸爸,她就偷着乐吧。”

    “说起这个,你准备什么时候让那位陈警官把你爸放出来?”

    “那个混蛋,陈勇在里边把他照顾的好着呢,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有淋浴有单间,就让他再呆些日子吧,免得出来又给我添麻烦。”

    “你这心倒挺宽。”林欢喜笑了笑,又把注意力转回到电视节目上。

    “要不然怎么办,这段日子我够倒霉的了,好容易清净一阵子,我可不想自讨没趣。”

    “银行那边的手续都办妥了?你的账户也解冻了吧?”

    白静点点头:“恩,那天小冰才跟我通完电话,银行那边就来消息了,那么一大笔钱,靠我自己这辈子恐怕都还不上呢。”

    林欢喜撇了撇嘴:“也别这么说,这种事谁知道呢?好歹你也是个女强人,要换成我,那恐怕下辈子都还不上。”

    白静把空杯子放回桌上,一边回味着那香浓的热巧克力一边说:“这种事谁知道呢?”

    冬天的太阳落的早,懒洋洋的下午一眨眼便要结束了。林欢喜换好衣服,对白静说:“我去接孩子,你看着小宝宝啊,我不带钥匙了。”

    “去吧去吧。”白静把遥控器捏在手里,电视机里的节目飞快跳跃换个没完。

    花园幼儿园距离林欢喜的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如果从小巷抄近道则用不了十分钟,林欢喜去接唐鑫宇时总是走小路,返回时则是走大路。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林欢喜比平时的时间早到了几分钟,幼儿园还没放学,寒冷的空气冻的她两手发疼。

    “真应该带双手套的。”林欢喜一边埋怨着自己一边睁大眼睛四处搜索,想看看有什么奶茶店之类的地方可以暂时让她取取暖。

    天气冷,街边的商铺大都早早关门歇业了,只有一间彩票店里亮着灯光。

    “不如去买注彩票吧?”

    “还是别买了,浪费钱。”

    “万一中了呢?”

    “别傻了,轮到谁也轮不到你。”

    林欢喜在心里纠结了很久,终于还是踏进了彩票店的大门,原因其实很简单——“这种事谁知道呢”?

    唐鑫宇从幼儿园里蹦跳着跑出来时天已经差不多完全黑了,冷风刮过,母子二人不自觉的一起打了个寒颤。

    “这天真是冷的邪乎,妈妈今天带你抄近道,咱们快走吧。”林欢喜说完拉起儿子那带着毛线手套的小手,快步往那条路程较短的小道奔去。

    林欢喜带着儿子回到家时,发现苏小小来了。

    林欢喜给唐鑫宇脱下外套,说道:“静子刚才还说起你呢,今天怎么有空跑来了?不用二人世界?”

    “也不能天天都二人世界吧?我可不是重色轻友的人。”

    白静在苏小小的脑袋上戳了一下,笑道:“得了吧你,脸色最近都红润了不少,我看你是天天泡在那个色字里了,当心身体呀。”

    “你这话说的怎么像小冰似得。”苏小小害羞似的眨眨眼,脸上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说到小冰,我刚来的时候给她打了电话,她怎么这会儿还没到。”

    苏小小话才落音,门外就传来了“咣、咣、咣”的拍门声。

    “真是经不住念叨。”白静从沙发上艰难的爬起来,穿上拖鞋去给罗小冰开门。

    罗小冰心里的内疚还没消化干净,所以当见到白静时她便愣愣的站在原地,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说些热情的玩笑话。

    白静用指尖弹了弹罗小冰的脑袋,笑道:“怎么?哑巴啦?”

    罗小冰撅了撅嘴:“没有。”

    “傻瓜,快进屋吧,外面冷。”白静拉住罗小冰的手往屋子里跑去,虽是短短的几步,却将两人的心又拉回到了从前的距离。

    四位姐妹齐聚,自然免不了热闹一番,晚饭过后林欢喜的家里又支起了麻将桌,“呼啦啦”的麻将声伴随着口无遮拦的玩笑,温暖的房间里洋溢着一股老友间久别重逢的气息,连片的阴云散去,几位姐妹心间轻快无比,又像当初一样嬉笑打闹在了一起。

    麻将牌碰撞所发出的声响持续了两个钟头以后便结束了。

    苏小小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回家回家。”

    罗小冰摸了摸苏小小的胸口:“归心似箭呀?”

    苏小小抓着罗小冰的手,笑着望向白静:“看,我说你说话越来越像她了吧?没一点正经。”

    “不正经也没什么不好呀。”白静话只说了一半,她本来还想说“我正经了小半辈子结果也没落什么好啊”?但是为了照顾罗小冰的感受,不让她再有内疚的情绪,白静最后把那半句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是呀,做人轻松点,别总绷的那么紧。”罗小冰这句话是说给白静听的,但也适用于她自己。

    林欢喜把麻将牌整整齐齐的摆回到深绿色的塑料盒子里,抬头说:“小冰,你送小小回去吧,静子留下帮我收拾就好。”

    “让小静去吧,我帮你收拾。”在罗小冰的潜意识里,她想为白静做些什么。

    “行了,你会收拾什么呀?快去吧,小小可都等不急了呢。”白静轻轻摸了摸罗小冰的脸蛋,“听话。”

    “瞧你们都把我说成什么了?简直丧尽天良。”苏小小在一旁抱怨道。

    四位姐妹相互对视一阵儿,发出了欢愉的笑声。

    罗小冰跟苏小小走后,白静去涮了涮拖把准备开始拖地。

    白静拎着湿漉漉的拖布从卫生间走出来,发现林欢喜手里捏着张小纸正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机里的彩票播报员。

    七颗号码球接连滚出,白静在林欢喜肩头掐了一下:“干嘛?偷懒啊?把我当佣人啦?”

    林欢喜缓缓回头望向白静,看起来像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怎么了?”白静好奇的问。

    林欢喜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紧紧的搂住白静的脖子,白静没防备,差点整个人栽倒在地板上。

    白静把拖把靠在沙发旁,两手抓住林欢喜的肩膀问道:“怎么了?”

    林欢喜眼眶里溢满了激动的泪花,她拼命的朝白静点着头,像一台永不疲倦的点头机。

    “中了!静子,我中了!”

    “胡说!我看!”白静抢过林欢喜手里的彩票,对着电视机认真的核对着每一个开奖号码。

    02,05,11,12,19,25,特别号码02,一个不差,甚至连顺序也一样。

    “啊!”林欢喜跟白静蹦跳着抱在一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已经睡熟的小宝宝被母亲的尖叫声吵醒,发出一阵可怜的啼哭,唐鑫宇也从梦中惊醒,他下了床来到客厅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妈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唐鑫宇揉着眼睛愣愣的问,看着眼前这两位大人像孩子般的疯闹欢笑着,这其中的道理唐鑫宇怎么也想不明白。

    客厅里的吵闹声并没有打扰到电视机里衣着整齐的播报员继续完成自己的工作,那沉静细腻的嗓音穿破了两个女人疯狂的庆祝,散播在房间里每一个温暖的角落。

    “以上就是本期七球彩票的开奖结果,本期奖池累计□□为三亿元整,其中一等奖独中一注,奖金金额为两亿五千八百九十七万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