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8.虎鲨会

作者:凉淀菠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雨水断断续续的下个没完,街面上的积水也渐渐深了起来,比起给生活上带来的诸多不便,洛天虎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生意。

    最近一段时间洛天虎的心情就像这糟糕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就连回到家对着罗小冰时也是一脸的不高兴。

    “最近很不顺吗?”罗小冰关切的问道,她以前从没见过洛天虎像现在这样沮丧过。

    洛天虎叹了口气:“明天就是董事例会,希望钟伯那些人别找麻烦就好。”

    窗外的风声在夜色中咆哮,雨滴敲打在玻璃上发出清晰的“滴答”声,花园街上的居民们安然入眠,做着阳光晴好的美梦。

    宝宝的啼哭声吵醒了林欢喜,唐峰不在家,林欢喜打开床头的台灯看了看表,是早晨六点三十分。

    林欢喜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却发现昨天留下来过夜的白静已经在对着浴室门边的落地长镜梳头了。

    “怎么起这么早?”林欢喜打量着正把头发往脑后扎去的白静,发现她今天把自己收拾的格外干练,没有了这段时间的懒散,却像从前总是在忙工作时的那副模样。

    “有点事要出去。”白静把马尾扎好,然后像拍洗发水广告似的甩了甩头。

    “什么事要这么早出去?我待会儿得送唐鑫宇去学校,你走了谁替我看宝宝啊?”

    “那好吧,我等你回来了再走,反正也不是很急。”

    “你到底干什么去?”

    “上山打老虎。”

    林欢喜的脑子还没清醒,便去了浴室里洗脸,她没功夫跟白静猜哑谜,她得叫唐鑫宇起床,然后还要准备早餐。

    收音机里播报着下水道积水过多以及有关部门正在抢修防洪水坝的新闻,街面上堵满了车,洛天虎烦躁的一遍又一遍的按着喇叭,他觉得这条路从没这么难走过。

    原本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足足走了两个钟头,洛天虎赶到公司顶楼的大型会议室,发现所有人都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往常这些人见到洛天虎时总会热情的打招呼,但今天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

    长方形的桌台摆在会议室中央,洛天虎在桌子一头居中的位子坐下之后,一位坐在他左手边戴着黑框眼镜的白发老者率先开了口。

    “阿虎,最近公司几笔投资都不见回报,我们口袋里的钱起码蒸发了三分之一,希望你能解释一下。”

    “是啊,到底怎么搞的?”

    “这样下去只怕公司早晚有天要垮。”

    白发老者起了头,其他人便跟着一起抱怨起来。

    洛天虎拍了拍桌子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我知道最近公司损失不少,那是因为在几笔交易上同时出现了意外,有的承包商收了钱却一直拖着不开工,上次收购的零五号地皮也一直没发展起来,我已经尽量集资在补窟窿,大部分是我自己的钱,要说损失我比你们要损失的更多,大家都是见过风浪的人,不要因为一时不顺就上火,等到那几个项目开始盈利,你们兜里的钱自然会回来。”

    “虎哥,你这么说意思就是我们目光短浅喽?”坐在桌尾的一名梳着背头的男子嚷道,“几个项目同时出现意外,呵,我看是有人把公司的钱装进自己口袋里了吧?”

    “阿基,大家同坐一条船,不要说带刺的话。”白发老者将鼻梁上的镜框推了推,“不过阿虎,有问题你应该尽早跟我们交代,你拿自己手里的股票去套现补窟窿,这么做未免有些太不明智。”

    “钟伯,以前赚钱时,怎么没听你说过要我交代?”洛天虎把手搭在白发老者的肩上,“要不是我搞旺了公司,你们能天天过着悠闲的日子还有钱收?现在才出了一点点问题,我就变的不明智了?你们别忘了我才是大股东,我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没有商量的余地!”

    “谁说你是大股东?”会议室的大门推开,一名身着黑色紧身西装扎着马尾的女子款款走来,正是白静,“钟伯、基哥,对不起,我来晚了。”

    洛天虎看到白静,吃惊的问:“你怎么会来这儿?”

    白静没有立刻回答洛天虎的问题,她走到洛天虎身边,在他耳边低语道:“我知道所有的事,今天我是来给刘董一个交代,放心,不会要你的命。”

    白静拍了拍洛天虎的肩,转向众人说:“洛董手上原来有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但是他为了补窟窿拿自己的股票去套现金,我在市场上扫了他所有的货,现在公司有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在我手上,再加上钟伯跟基哥,我们三个联手合股,洛董就不再是这里的第一话事人。”

    白静话音刚落,会议室里便成了一锅煮开的沸水。

    嘈杂声中洛天虎的嗓音格外响亮:“你说不是就不是啊?”

    “你可以找个专门人士来验一验呀。”白静笑道。

    洛天虎打了几通电话之后,便站在原地愣了将近一分钟,然后用力拍着桌子嚷道:“你以为吃定我了?我支出去的投资里可有一份是替你还了债,想在这儿说了算,你得先把这笔帐清了。”

    “钱是你动的,那会儿我只是个外人,我想没人会把这笔帐算在我头上吧?”白静的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虎哥,你省省吧,我现在以联合大股东的身份命令你立刻终止那几个断了链子的项目,还有,零五号地皮的计划我要推倒重建,所有投进去的钱我要你立刻还回来,如果没有,那就交出你剩下的股份,然后走人,等着收银行的债务通知书。”

    白静一番咄咄逼人的说辞之后,洛天虎只站在原地哑口无言。董事会的其他成员吃惊的望着眼前这名陌生的女子,又把目光转移到了那名戴着黑框眼镜的白发老者身上。

    “白董说的就等于是我跟钟伯说的,这里是高层会议,跟本公司无关的闲杂人员现在可以离开了。”基哥两手抱臂靠在脑后,得意的望着洛天虎。

    “你是怎么做到的?”洛天虎坐回位子上,耐心的等待着白静的回答。

    白静拉来张椅子挨着钟伯坐了,笑道:“虽然有运气的成分,但扳倒你比我想象中要容易的多。”

    白静之所以能一击击倒洛天虎,主要是靠了林欢喜的奖金。从白静猜透了关于魏东兴杀人的前因后果那一刻起,她便开始盘算起要如何来对付这只凶猛的下山虎。

    做熟不做生,树大枯枝多。要找到权财兼备的洛天虎的破绽,就要从自己熟悉的地方下手,而刘氏企业那几个被洛天虎收走的核心部门,则是白静最熟悉不过的东西。

    白静以前在公司虽然名声不太好,但因为她能干,所以大家都会卖给她面子。白静找到过去刘氏企业的几名骨干,他们现在都在洛天虎的手下做事,白静给了他们一笔钱,要他们把一切能弄到手的有关公司运营的资料全部交给她。

    白静很快锁定了洛天虎手上正在运作的几笔赔不起的买卖,她洒出大把的钱让所有的商家都拖着洛天虎的生意,不是不做,只是以各种借口来延缓工程的进度。

    所有的项目同时停工,即使是洛天虎一时间也堵不上这么多窟窿,还有零五号地皮,在投入了比别的地方多出一倍的资金之后,这块风水宝地依然毫无起色,零五计划比别处不同,摆明是金子,却不发光,这让洛天虎实在头疼。

    金子之所以迟迟不发出亮光,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洛天虎用了白静拟出来的那份计划,他以为自己那个借刀杀人吞并刘氏的计谋不会被人识破,却没料到被汪大海在无意间泄露了秘密。

    白静下定决心要报复洛天虎,当大白鲨躲在暗处,即使是下山虎也防不胜防。

    白静比任何人都要更清楚零五地皮的建设方案,她要做手脚干扰这项工程,那简直是轻而易举。

    项目一拖再拖迟迟不见收益,洛天虎手上的资金链终于被打断了,无奈之下,洛天虎只好抛出自己的股份套现,以暂时维持住公司的正常运作,他打算等到一切有所好转项目开始盈利时,再高价收回自己抛出去的股份,而这时,白静早已经在股票市场上盯着他了。

    白静买来了最新款的轻薄随身电脑,摆好了守株待兔的架势,虽然洛天虎已经很小心的出售着自己的股份,却还是没躲过白静的恶意收购。

    白静的计划之所以进行的如此顺利,还要感谢基哥跟钟伯的帮忙。这两个人一个是不甘心被人踩在脚下的新晋董事,一个是老谋深算的公司创办人,老人家自然是不愿意听年轻人呼来喝去的,钟伯虽然平时看起来与世无争,其实是有心无力,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一举拿回自己失去已久的话语权的机会。

    当白静躲在暗处让洛天虎烦躁不堪时,钟伯已经发现了是有人在背地里搞小动作。钟伯不是省油的灯,他发现了潜伏在海底的白鲨,并向她提出了合作的要求。白静知道如果自己不合作,那就要面临失败的下场,幸运的是钟伯提出的条件足以满足她的要求。

    仅凭白静在股市上的收获和钟伯的实力并不足以撼动洛天虎龙头老大的地位,所以钟伯又拉拢了阿基,男人都是有野心的,更不用说阿基早就看洛天虎不顺眼了。

    就这样,白静凭着一张彩票击败了在商界不可一世的洛天虎,当然,具体的经过她是不会讲出来的。

    白静面带微笑的望着洛天虎:“扳倒你比我想象中容易的多,但你这辈子也不会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

    让白静差异的是洛天虎并没像她所设想的那样暴跳如雷,他只是用平缓的语气低声说道:“既然你知道了所有事,有些部分,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小冰,我现在只有她了。”

    白静佩服洛天虎这种大气的反应,便点头说:“放心,我心里有数,我不会毁了好姐妹的婚姻,对了,我会帮你保住房子,如果你的股权不够清帐,我也会帮你补上。”

    洛天虎从座位上站起来系上了西装的扣子:“我现在已经出局了,你要怎么跟小冰解释这件事?如果你不说出真相,我猜她一定会跟你翻脸。”

    白静抬头望着洛天虎,笑着说:“那是我们之间的事。”

    罗小冰与洛天虎之间的感情白静看的一清二楚,她觉得罗小冰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一个像洛天虎这样在乎她的人,即使他们的关系也是从金钱跟美色开始,但丈夫始终是那个要陪伴妻子到老的人,如果一定要做出选择,白静宁愿自己来当坏人。

    “钟伯,对我有意见怎么不早说呢?搞这么多动作,我现在走了,手续上的事你们看着办。”洛天虎一脚把椅子踢开,大步流星的走出了会议室。

    洛天虎离开后,会议室里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息。钟伯起身把被洛天虎踹倒的椅子扶了起来,笑着说:“让我们欢迎这位年轻漂亮的新董事会成员,白静,白董。”

    在钟伯的带领下,所有人鼓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之中,钟伯侧过身子对白静说:“从前我能捧阿虎上位,日后也一样能拉你下马,你年轻漂亮又有本事,今后公司的事就全要仰仗你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静也转头向钟伯轻声道:“董事长放心,公司交给我来管,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白静用优雅的职场姿势微笑着向各位股东点头致意,没人注意到在她的假笑背后,还藏着份忧郁的哀愁。

    虽然换了老板,但白静还是重新坐回了从前的位子,董事兼总裁,这是她当初决定发展好刘氏企业时给自己定下的职位。

    办公室的面积扩大了一倍,办公桌也比从前气派了许多,桌面上摊着的报纸头版相当醒目——“白鲨吃猛虎,女魔头摇身变为商界大亨”。

    自己的事被媒体炒的满城皆知,要换成其他人一定会觉得相当自豪,但白静却丝毫没有骄傲的情绪,因为她知道这代表着自己很快将要面对那位亲密无间的姐妹——罗小冰,而她也明白,这道难题,她可能这辈子也无法解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