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5章 番外(吃醋是卖萌的一种哦):

作者:偶然记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新老用户记住番茄小说最新网址:<a href="http://www.rmsxs.com/" title="番茄小说">www.rmsxs.com</a></br>     穆警长春心荡漾的站在卧室门口,听见里面哗啦哗啦的水声。就知道是顾爷在净身子了。连夜的赶路,加上有李振老黑大宽小丁子等一票没有眼力价人的打扰,他可是许久没有同他的宝贝媳妇亲热了。

    都是顾清瀚说什么赶路要紧,若是晚了恐怕那郑炳宽又起心下毒手,弄得他连抱着媳妇睡一觉的时间都没有。顾少爷的最后目的地虽然是去杭州,但是中途经过北京的时候,穆鲲有些恍惚的表情,支支吾吾的说想看看。顾清瀚就答应留下些日子,他也很好奇,穆鲲的童年是在怎么的环境下长大的。六个大汉一同前往,一路上倒也安宁。中途倒是遇见一个小毛贼,穆警长活动着手腕子想终于能运动运动了,结果也是那毛贼命不好,看准了的是顾少爷的那辆车,一掀开帘子,就被一个足有小狮子大小的狗一巴掌呼出去三米远,估计胳膊都摔折了。

    自然,这也是穆警长无法同顾少爷一辆马车的原因。

    大狗名字叫土匪,穆鲲知道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顾少爷在戏谑他。本来他想那狗既然在公堂上都认得了他,定是也当他是主人了,谁知道他的手刚搭上顾爷的肩膀,那狗上来就是一把。若不是穆鲲反应快,恐怕早就让它给拱到了马车底下。

    小丁子幸灾乐祸的嘿嘿直笑:“穆爷,土匪只认得我家少爷。莫说你想搂着我家少爷,就是平日我给端茶倒水,它都在一边监视着。若是亲近了半分,对我也是一阵狂吼!”

    穆警长对着那狗眼神刚一暗,顾少爷便在一边说:“你的枪若是敢对着它,我便拿枪对着你!”

    穆警长干笑:“哪能啊……怎么说土匪也是咱的救命恩人不是!”心中却直想将那大狗碎尸万段。

    赶了四天的路,终于到了京城。顾少爷倒是比穆鲲更像是来过京城的人,他下了火车,只告诉了拉车的人一个名字,竟然就是住店,又干净又清静,穆鲲包了一个小院,感叹他那宝贝媳妇真是无所不能的!到底是做生意走南闯北的人!

    李振老黑搬着行李,大宽牵着旋风和其他三匹马去喂草。小丁子先牵着土匪到屋子里免得它伤人。终于安顿下来,天已经亮了。顾少爷得闲,放心下来,自然要先去洗澡。穆警长自然在后面跟着打算偷几缕春光,结果被顾少爷彭的一个关门给关在外面,碰了一鼻子灰。

    怎么办呢?

    穆警长看看外面,太阳正高高的挂在外面呢。一般这种光天化日,顾爷是不能答应同他成就好事的,不过这不是答不答应的问题,只要顾爷开了门,他就能轻松搞定。

    不过顾清瀚是打定了主意不肯开门了。穆警长趴在门口跟个色魔一般偷听这,里面哗啦哗啦的水声这通撩|拨着他的心弦。

    这狠心的冤家,穆警长心绪混乱中,恨不得一脚把这个门给踹飞了。不过若是在这个地方这么做了,估计顾少爷半年都不会在搭理自己了。

    怎么办呢?这太阳也真是的,怎么还不下山!娘希匹的!

    正郁闷着,小丁子在楼下喊:“爷,出来吃个早饭吧!”

    穆鲲怒道:“都他娘的什么时候了,还吃早饭!”

    小丁子委屈道:“爷……那现在吃午饭人家都没做呢。”

    正在这时,屋内的水声一停,懒懒的道了声:“你让小丁子给我送进来吧!”

    顿时,穆鲲觉得自己跟中了大奖一般,恨不得冲下去亲小丁子两口,激动的说:“哎哎,你等着哈,我这就去叫!”

    然后门口转了一圈就跑回来,激动的敲门。

    顾少爷套上了衣服,打开门,穆警长一只脚还没迈进去,就被门外一个狗熊一样的身影,差点撞了一个跟头,土匪宽大的脚掌踩着穆鲲的脚就窜了进去。跟一团黑云彩一样,咚的就发射进去了!

    穆鲲定晴一看,那大狗已经投入了顾少爷的怀抱,跟八百年没见到似的,把脑袋使劲的往顾清瀚的怀里拱去,还不时的伸出肥大的舌头,对顾少爷一个劲的狂|舔,说来也奇怪,顾少爷最爱干净,可是面对土匪的攻势却一直是包容的,而且貌似还是很享受的样子。

    刚洗完澡就沾了狗的口水,穆鲲琢磨着媳妇还不发飙将这狗拖出去一顿好打,谁知道他只拍了拍狗头,温和的说:“别胡闹了!”

    穆鲲顿时跟发酵了的老醋一样,浑身都要冒泡了。他只几步就冲过去,一把把那狗拉开,将顾少爷圈回自己的怀抱里。顾清瀚抬起凤眼瞧他:“我的饭呢?”

    穆鲲气息不稳的一口吻住他:“小畜生,要逼死我是不?”

    顾少爷推他:“混蛋,屋门还没有关!”

    穆鲲回头看了一下果然还大敞着,连忙站起身子去关,就是刚去的那一霎那,土匪竟然一猛子撞向他,将他撞出去了。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先鼻子同小丁子端着的饭亲密接触了一下。那米粥给他烫的哎呦一声,小丁子也将饭菜全都给扣了。

    老黑闻声赶紧上来了:“哎呦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

    穆鲲咬牙:“老子今晚非得把那只狗给炖了!!!!!”

    顾少爷擦擦头发走出来:“我看你炖了试试……”

    穆鲲哼了一声,然后狗腿的跟在顾少爷后面:“你听错了,我说的是炖什么给它吃……”

    小丁子收拾着碗筷:“成了爷,快吃饭去吧!再不吃真就成了午饭了!”

    穆鲲一听来了精神:“就当午饭吃好了,吃完了好睡午觉~~~”

    顾少爷嘴角轻轻翘了一下。

    跟穆鲲处久了,觉得他不止有男人的一面和土匪的一面,还有孩子的一面。说他孩子气却很值得依赖,说他值得依赖却总也办些孩子气的事情。怎么就同这个冤家纠缠了,这一纠缠真的就要一辈子了。

    一桌人吃着,穆鲲西里呼噜的把粥吃掉,看见顾少爷还在嚼着,不满的用腿去轻轻的撞他,顾少爷面无表情的喝了口豆浆,伸出脚在穆鲲的腿上狠狠的来了一记。

    穆警长正在其余几人憋笑中抱腿哀嚎的时候,门响了,大宽站起身子边开门边疑惑道:“这么早就来收盘子?啊!”

    顾少爷往门口一瞥,竟是个熟悉的身影。

    林日照站在门口微笑:“好久不见,清翰。”

    顾少爷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一抹雄壮的身影,汪的扑过去,把林日照吓得嗷的一声,差点蹦起来,顾少爷连忙说:“没事,它就是做做样子,它不咬人。”

    穆警长瞬间就爆发了!

    它不咬人……也就是说,在此之前,穆警长对它所有的畏惧都是在顾少爷刻意的欺骗下的无用功,换句话说,这个最大攻击就是用身体撞人的狗的威慑力原来只是吓唬穆警长一个人吗??

    林日照本来抱着各种复杂的心情来找顾少爷的,从通信中,他知道顾少爷打算来北京,于是他推荐了这个住处,他还有一肚子的话想同顾少爷说,只是这话里的各种酸涩,他又不知道怎么张嘴,这样的忧郁着,他还将他最好看的一身西服穿上,特地去理了头发。他本来想让自己沧桑些,毕竟对方是他的初恋对象,谁不想在自己初恋对象面前成熟稳重些呢?他甚至想好了,怎么去面对那个野蛮土匪的质问和冷嘲热讽,让自己的成熟和知识渊博淋漓尽致的发挥,把那个土匪的粗鲁和无知狠狠的踩在脚下……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一个跟狗熊一样的大狗破坏了,那狗扑过来的瞬间,他发出了嗷的叫声,头发瞬间全都立起来了,腿一软还坐在了地上,新西装上一屁股的土。

    顾清瀚站起身叫了声:“土匪老实点”几步走过去:“日照,好久不见。”

    穆鲲现在极度的不爽,因为顾清瀚将林日照叫道客厅去说话了,还嘱咐谁也不能进来。土匪也不是很爽,它因为扑人也被关在门外,来回的在门口溜达。

    穆鲲走了几圈,越发的不爽起来,早上的那种对土匪的酸味,已经开始冒泡,看见土匪倒是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恨不得土匪应该咬人,一口咬断林日照那小白脸的脖子!

    一直这么酸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他慢慢的慢慢的移动到门口,他一直好奇为什么狗的听力比人的好呢,他决定做个试验,看看他和土匪谁的听力更好些,于是他把耳朵放在门上。

    顾清瀚倒了茶:“你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林日照笑了笑,他本来也不是成熟稳重的人,就算是想装样子,也是徒劳。更何况是在顾少爷的面前。他用手握着茶杯:“分别的也不是太久,能有什么变化。”

    顾清瀚点点头:“想来也是,我们在胶南分别,谁知道再见面却是在北京了。世界说大也不大,好像都是在转圈似的。”

    林日照扶着脑袋笑:“那说明我们有缘么……”

    顾清瀚吹吹茶水:“对了,月圆呢,没有和你一起来。”

    林日照道:“她啊,在恋爱呢。你当她原来说的什么为了革命奉献一切,绝不结婚是真的?那是没有碰上她喜欢的人。现在好了,也是一个很有抱负的年轻人,家境也好些,我也放得下心……已经快嫁人了,在再疯跑不像样子,我就没有告诉她。”林日照心中苦笑:其实也是想和你有个独处的时间啊……

    顾清瀚道:“真是长大了,好像之前她还是那个跟在身子后面跑的傻丫头,现在却要嫁人了?”笑了笑又问:“那么你呢?没有同你合适的女子了?月圆嫁人了,你也该安定下来了,一个人总是不行的。”

    林日照摇头:“嗨,我一个人也惯了,再说了,我也没有精力和信心去照顾家庭。其实现在我的生活也很充实,真的。”

    顾清瀚温柔道:“不然你同我们一起走吧……”话还没说完,穆警长的脑袋就探进来:“哎呀,你们饿不饿啊!我叫厨子做点吃的给你们吃?”

    顾少爷走到门口,刚关上门。穆警长顿时缩回脑袋发飙道:“怎么你还打算还让他跟着是不!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你好啊顾清瀚,你和他有事是不是!你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这就去逛窑子!睡一百零八个娘们给你看!”

    顾少爷笑笑,一把揽住穆警长狠狠的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去!回屋里洗干净等着我!”

    穆警长连自己是怎么走到屋里的都不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屋里傻笑了。

    林日照耳朵可没有穆警长那么好,但是也听见他咋呼了一声就安静了,看见顾少爷安然无恙的从外屋回来了,不由得道:“清翰!你真的同他一起了!”

    顾少爷笑笑:“不是在信里告诉你了,我已经决定就是他了。”

    林先生自然不会答应同他们一起,虽然一个人有些寂寞,但是除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似乎天下无不散之席。他曾经走进过顾少爷的生命里,却不曾给这个生命激起波澜,纵然顾少爷在他的生命中是艳丽的一笔,但是久不回应,这抹色彩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淡去,被其他颜色所代替,偶尔想起来,也只能留下一段唏嘘。

    顾清瀚慢慢的喝完茶,走到走廊里,看见楼下的几个男人在打牌,看见他呵呵一笑:“爷,有事吗!八筒!”

    听见小丁子哈哈大笑糊了糊了,顾少爷摇摇头,摸摸正在午睡看见顾少爷边四仰八叉翻着肚皮撒娇的土匪,顾清瀚绕道里屋推开门。

    他本想那个家伙会瞬间扑过来,没准已经脱得溜干净了,结果发现他正趴在桌子上发呆。

    顾少爷走过去,他哼了一声:“怎么,没留我那个日照弟弟一起吃晚饭?”

    顾清瀚轻轻抱着胳膊看他:“没有”

    穆鲲又哼了一声:“他是怎么知道这的!我说你怎么要来北京!还说是为了看看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明明是来看他的吧!老子就不明白了!他有什么!比老子白?比老子长得老看!早知道就该烧死他!”

    顾少爷依然看着他:“要来北京的是你。”

    穆鲲一卡,又扭过头:“就算是老子要来的!也不知道他在啊!还有那狗,明明不咬人!你为什么骗我!”

    顾少爷抱着胳膊:“我没说过它咬人!”

    穆鲲腾的站起来:“反正你都是对的!怎么!打算带着他一起了?反正你也逃出你那个家逃出郑老头了!老子用完了没用了是不是!”

    顾少爷依然抱着胳膊:“坐下!”

    穆鲲腾的又坐下了。

    顾少爷转到他面前:“看我不说话,你还来劲了是不是!谁刚才说要去逛窑子,睡一百八十个姑娘给我看”

    穆鲲小声嘟哝:“一百零八个……”

    顾少爷恩?的一声,穆警长不说话了。

    顾少爷伸手拧住穆鲲的耳朵:“皮痒了是不是?当着我的面就敢说要去逛窑子!”

    穆鲲摁住耳朵:“媳妇媳妇轻点!”

    顾少爷坐在桌子上:“跪下!”

    穆鲲一瞪:“我没犯错啊!跪什么啊!”

    顾少爷笑:“谁当初跟我说跪天跪地跪爹妈跪媳妇啊!”

    穆警长哼了吸了一下鼻子,偷眼瞄去看看门的确是关好了,外面还有“五条!吃!糊了!截!”的喊声,于是不清不愿的跪在媳妇面前。

    顾少爷问:“还去窑子吗?”

    穆鲲吸溜吸溜鼻子:“我本来也没去啊……”

    顾清瀚道:“想也不行知道吗?”

    穆鲲继续吸溜:“也没想啊……”

    顾清瀚问:“真的没想?”

    穆鲲点头:“没有啊……不就是那么一说么……”

    顾少爷点头,突然就笑了。穆鲲呆呆的看着他,顾爷一笑,眉梢眼角都轻轻的上挑,竟是美得有些摄人魂魄了。穆警长正痴迷着,只见那摄人魂魄的人儿,轻轻咬住嘴唇:“那……给你奖励吧……”说完已经一把拉下那缎子面的薄棉裤,将那早就有了精神的东西轻轻往前挺了一挺:“……分别了这些日子,当只你一个人想了?”

    穆警长几乎是顿时挺|立,一口咬住它,含糊道:“心肝,你就戏弄我吧!”

    顾少爷搂住他的脖子:“嘘……小声些,天还亮着……”

    穆警长边含允着边笑:“只你小声点就好!”

    只将他舔的快|泄|了,又一把抱起来:“媳妇,我爱你!这辈子都是你的了……”

    顾少爷将脑袋靠在他肩膀处:“自然是我的……如今我也是杀人放火的土匪强盗了,你若是敢负我,看我把你那玩意剁了喂狗!”

    穆警长抖了一下嘿嘿笑:“土匪不咬人也不吃那话的吧……”

    顾少爷拧了他一把,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他顶了一半进去,顿时呼吸也重了:“好久没有了……你轻点……”

    穆鲲咬住他的嘴唇:“宝贝,不消你动手……若是我对不起你,就把命赔给你可好?”

    顾少爷冒着冷汗拧他……靠……不要说一个字就往里顶一下可好……疼啊……

    你看,这个世界这么大。偏偏我就遇见了你,你也遇见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为了你存在的,大家如果已经找到了这个人那么就好好的珍惜他吧,什么都没有完美,我们找到的这个人,不是用来挑剔的,而是用来爱的。如果还没有找到这个人,也不用着急,其实说句实在的话,着急也没有用。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对吧……

    (吐糟教育版……大家可以无视……)

    野蛟和孔雀的故事也结束了,想想看,从写小老虎和狐狸的故事到现在,真的是很久了啊,感谢亲们一直看我写的故事。尤其是群里的亲们,给了我无尽的力量。就快过年了啊,又老了一岁,有时候觉得腐都腐不动了啊~~~今天群里的一个同志朋友给我发短信说是很困扰和他出过柜的一个直男相处,大概是被歧视了,我想也许大家有时候过分的敏感了,在这个世界上,哪里都会有弱势群体,所以根本就没有公平。如果只是因为没有绝对的公平就无法生存的话,人类未免太弱小了吧。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无法相处的,他看不起你,你也看不起他不就得了,你不理他不就得了。你非得自虐的跑过去招人家,然后被人家骂几句自己捂着心口说自己有多惨,不是有毛病么!和你谈得来的人在一起就好了。

    前两天看一个什么节目啊,有一小丫头留言说:“长得这么难看也配搞BL!”笑死我了,若是这个孩子真的去了G吧恐怕瞬间就气哭了,不是每个腐女都是无限包容的,有些姑娘谈起男同志就兴致勃勃恨不得嫁给人家都可以,一旦被不明白的人误解为拉拉,顿时骂街。其实在心里不是依然看不起同性恋吗?

    真正的消除歧视心理,其实不容易的,对吧。

    所以大家啊,更坚强一点吧。再有歧视你们的,用很不屑的语气问你们的,大家可以嘴上说:“对啊,我是”“不,我不是。”微笑的同时心里说:“去你妈的管得着吗!”

    最后,小然爱大家~~~~带着我家所有的孩子们祝大家明年继续和生活争攻!一定要赢哦~~~~么!

    作者有话要说:爱大家抱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